Pages

2015/07/07

《华尔街日报》驻华外媒记者面临威胁加剧

2015年4月17日,中国警察们阻挡记者们接近北京法庭,资深记者高瑜在此被判7年监禁。 摄影:Mark Schiefelbein/美联社

据记者调查报告称,在过去一年中,近四分之三的驻华外媒记者在采访时遭受过恐吓和骚扰。

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简称 FCCC)在其年度工作条件报告中称,受访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去年的调查报告中称,他们曾经受过警察和身份不明人士的干涉,这一数字增长了72%

「中国在时事方面的重要性不断增长,外国记者们为记述下重要事件及变化所做的努力一如既往,」基于120名驻华记者的答复撰写的报告称。「很不幸,在中国获取消息变得愈加困难。官方对外国记者和他们的本地雇员的骚扰、阻碍和威胁仍旧是严重的问题。」

自习近平主席在两年前上台以来,北京收紧了对公民社会及媒体的控制。一份记者无国界组织有关世界新闻自由的报告称,在一月份,中国在180个国家中位居第176名,比2014年下跌了一位。

当外国记者在华应付各种挑战时,中国记者们面临着更严重的后果:在上个月的一件广受关注的案件中,71岁高龄的记者高瑜被判7年监禁,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权利组织称这一模糊的指控常被用来压制批评共产党统治的人们。
2014年的99%2013年的98%相比,在今年的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的调查中,有96%的受访者称外国驻华记者们的工作条件「几乎从未达到国际标准。」在受访记者中,未有人称在过去的一年中条件有所改善。

据报道,一家西方新闻通讯社的记者曾在警察的陪护下进入了审讯室,并以「安全」的借口被锁在了金属椅子上。在另一起案例中,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记者和电视采访团队在四川省对暴力游行后进行报道时,警方持冲锋枪和散弹枪指向了他们。

外国记者的中国籍新闻助理同样遭受压力,他们常被有关部门邀去「喝茶」—— 审讯的委婉称谓。今年的受访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称他们的新闻助理在过去一年中至少被骚扰了一次。

这一数字在2014年下降了近一半。但该报告援引了一件有关新闻助理张淼的特殊案例,她在声援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后于10月被捕。在被警方轮番频繁审讯后,负责张淼的德国记者安可馨 (Angela Köckritz)离开了中国。

在今年的报告中,有四分之一的记者称为他们的消息人因为与他们交谈而遭受骚扰、拘禁或其它形式的惩罚。有一名记者称,在采访期间,一名提供消息者曾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突然拽进车离开。

同时,中国的有关部门继续向海外的新闻机构总部中的编辑们施加压力。对比去年的四分之一,今年有20%的受访者称他们发觉到该压力的迹象。

在一起事例中,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的代表们在拜访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s, ABC) 悉尼总部时要求其撤下一部有关中国暴力事件频发的新疆地区的纪录片,原因是该纪录片「将损害中澳关系。」

在周三被问及有关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的调查结果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坚称记者应当遵守当地法律,并表示北京有关部门「一直努力向在中国工作期间的记者们提供便利和支持。」

她还拒绝回答了有关驻京外媒记者们的问题。

「你觉得你在中国的工作环境正在恶化吗?你觉得有被中国有关部门骚扰过吗?」华春莹问道。

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她继续问道:「 有人吗?似乎没人举手。」



— 本文由 Felicia Sonmez 撰写,王春翰 (Chun Han Wong) 对本文有贡献。 Sonmez 是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的董事会成员。


作者:Felicia Sonmez

日期:2015年5月28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