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6/01

《卫报》大陆逐步限制香港销售敏感书籍

赵紫阳回忆录《国家囚徒》讲述了1989年天安门民主抗议。摄影:Kin Cheung/美联社

在询问时,店里的助手显得格外粗鲁。

当问及一本在香港费尽周折也没找到的书时,他说,「那本书我们不卖的。抱歉。」

赵紫阳的畅销书《国家囚徒》(Prisoner of the State) 呢?这本书叙述了1989年北京的亲民主抗议期间的惊人内幕。

他心不在焉地说,「可能会重新上架的。」

表面上,香港没有审查制度。不像大陆,这里的网站访问无阻,各种报刊一应俱全,电视新闻报道游行与抗议,人们不必取得许可就能印书。

40年来,我知道仅有一本书曾被停止发行,」 商店和发行商田园书屋 (Greenfield Bookstore) 的负责人黄上伟 (Wong Sheung Wai) 说,「那本书是自杀指导的中译本。」

「台湾翻译了这本书,但香港的有关部门不予许该书在此出版发行,」他说。

大陆想要进一步控制香港公众及蜂拥至那里的大陆游客会读到什么书,这种压力悄悄地在这片前英国殖民地上不断增长。


通过复杂的互联网自我审查体系,宽松的审查体系和大陆的经济控制,这片土地上的书店和媒体不断在改变他们的口吻,抑或是减少那些被大陆视作敏感话题的报道。

香港缓慢而稳固的「大陆化」,这一主要因素致使数去年的伞花运动期间有十万的抗议者走上街头。其同时也在不断改变着书籍出版业和发行业的面貌——愿意销售、或能够销售大陆禁书的商家越来越少。

参展者在香港书市上整理图书。摄影:Vincent Yu/美联社

上涨的房地产成本是一大诱因。

「各地的『读者』数量在不断下降,除非有一大批经济宽裕的人能提供支持,没人供得起一家位于楼层首层的书店,」一名出版业的内部人士说。

3
家主要的本地连锁书店——有着51家门面——由北京在香港的官方代表中联办(译注: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所控制着。她补充道,这确保他们只是为其运营支付微不足道的租金而已。

中联办不断控制香港的众多媒体,这一举动令人的担忧不断加剧。最近,《苹果日报》(Apple Daily 是香港唯一一家完全独立于大陆影响的报刊)中文版上的一篇文章详细阐述了该办公室有时候是如何通过皮包公司来全权控制三联书店 (Joint Publishing), 商务印书馆 (Commercial Publishing) 和中华书局 (Chung Hwa Books) 的,这3家主要的连锁书店由联合出版集团 (Sino-United Publishing) 的子公司全权拥有。

据《苹果日报》称,中联办还控制着两家报刊(《大公报》和《文汇报》)及3家杂志社。

「你要问我香港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去年抗议中的学生领导之一周永康 (Alex Chow) 说,「那就是中联办和他们不断干涉香港事务的行为。」

新世纪出版社是一家独立的出版商,其印刷了很多政治敏感书籍,出版商的负责人 蒋芮妮 (Renee Chiang) 说:「恰好这3家连锁巨头是商业利益,所以他们努力销售客户想要的书。有时候,中国官方所讨厌的特定书籍仍然能买到,但这些书被藏在柜台后面,或者书脊朝墙堆放着。」

「尽管过去2年来一切都在加剧收紧。过去,受大陆支持的书店里有一张我们称其为「禁书桌」的桌子,在此能买到禁书。如今每家书店都没有禁书桌了,只有机场才有,但他们把桌子藏了起来。」

位于皇后大道的联合出版集团最大的分公司之一其证实了该观点。这家3层楼多门店,在几个月前还摆有一张巨大的禁书桌,上面堆满了大陆禁书:大部分非官方自传有关已卸任或在任的主要中国领导人,这些书会揭示高调的审判背后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是那些涉及政治、经济或性丑闻的审判。

赵紫阳的《国家囚徒》由新世纪出版社出版,该书详述了1989年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们开枪这一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尽管之前在市场上——能2000本带来的利润就已经很棒了——销售了15万本,但现在在香港买不到了。

另一本书由同一家出版商出版。《我的自由中国》(To Be a Citizen: My Free China) 由身兼律师和亲民主活动家的许志永所著,他因「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被判4年有期徒刑,目前正在服刑。这本书未上架,任何购买请求都会遭拒。

尽管如此,审查制度足够微妙。首层堆放着与香港有关的书,很多标题是有关伞花运动的,人们也能随意地翻阅。然而,批评伞花运动的书被放置在最显要的位置。

「事情在过去两年间峰回路转。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不论在大陆还是香港,以前还能容忍的事物再也得不到容忍了,」田园书屋的黄上伟说。

「联合出版集团过去常从我们这里订购很多禁书;如今,他们也许只要屈指可数的几本,」他说。

「我们靠着高层商业楼的『第二层的书店』维系运营,租金更低,但知道书店的人也更少了。」

「压力在于阻止香港人和大陆人阅读禁书。当销售变得困难时,我们开始向大陆的顾客运输书籍,但他们一本都没收到。我们试图通过深圳的一家快递公司运输,他们拒绝了,」他补充道。

一场明确旨在反对「政治危害香港出版商」的运动发起于2012年。这场运动早已发觉了这种甚至被施加在了旅行社身上的压力:若通过旅行社抵达香港的游客在返回时携带禁书,旅行社会遭数目不定的罚款。但书名单从未得到公布。

据香港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的戴大为 (Michael Davis) 称,政治压力非常广泛:「在大学、学校、出版社,你经常不知道你在跟谁打交道。中国的国有企业是政府的一部分吗?他们真的是出于商业利益吗?即使在香港,这些也不得而知。

「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本地政府不仅没有捍卫自治权。相反,他们就如何去取悦中央政府来斥责港人。」


作者:Ilaria Maria Sala

日期:2015年5月19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