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5/09

Quartz |《纽约时报》是如何规避中国审查的

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照片来源:路透社 (Reuters)
《纽约时报》在2012年10月发表了一篇有关总理温家宝的家庭财产的报道,其英文及中文网站自那时起被封锁至今。但据该公司的雇员、外界观察者和大陆读者称,《纽约时报》正悄悄采取一种新的、斗争性的策略来贴近中国读者。

最近几年,包括《纽约时报》这样的外国新闻媒体,在中国已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以雇佣记者、中文翻译,并向当地读者和全球广告商们推销他们的网站。除了极少数网站,所有网站都遭中国审查部门屏蔽。数月以来,很多外媒一直在重新评估他们的中国策略——权衡什么内容能报道、什么不能报道,质问那些内容应被翻译成中文。但同时并不能从中获利。

最近几个月,时报另辟蹊径。该公司同时采取了以下策略:

  • 搭建镜像:每当一篇新文章出现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会有3到4个镜像站点刊载这篇文章。而这些镜像(比如该镜像)经常被审查部门迅速屏蔽而无法访问。新的镜像不断出现,而它们通常由时报、或经时报准许而搭建。最近,黑客袭击 Github 的目标正是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镜像,该镜像并非由时报搭建,但策略是一致的——搭建一个使中国读者们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的网站,并规避审查部门。
  • 使用手机程序:在被屏蔽前,针对中文市场的手机程序上刊载的文章每次都被中国的审查部门忽视数周或数月之久。通常这些手机程序被冠以《纽约时报》的名称。
  • 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新闻:《纽约时报》官方及其记者们的社交媒体账号被审查部门屏蔽。而时报继续在中国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表着被审查部门频繁屏蔽的新闻,并用人们熟悉的「猫捉老鼠」策略换上了新的名字。在微博上搜索《纽约时报》会出现一些账号,比如由「浮图电影」维护的这个账号
  • 向本地网站及报纸销售新闻:一些国内媒体网站购买版权刊载《纽约时报》的报道,比如《好奇心日报》(QDaily)。

同时,大陆读者们通过虚拟私有网络 (Virtual Private Networks, VPN) 继续访问《纽约时报》及其它被屏蔽的新闻网站和社交网站。VPN 能掩盖用户的物理地点,尽管政府最近尝试屏蔽VPN。「我要了解更多的外国新闻,」一名23岁的广州大学生告诉 Quartz。他通过手机上的 VPN 阅读《纽约时报》的文章,但有时并不去时报的主站,而是去访问其 Facebook 页面。「国内没有高质量的国际新闻网站,」他说。

时报主管们不想谈及公司新策略的技术细节,仅称该策略的确存在且运转有效。「我能说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们有一个很强大的技术团队,他们不知疲倦地工作以让中国读者们能看到时报记者们的报道,」时报的中国区总经理史密斯 (Craig Smith) 告诉 Quartz。

《纽约时报》被屏蔽2年后,其中国的在线读者数量不仅回升,而且在快速增长,史密斯 说。「我们现在回到了2012年10月受限前的水平,而且仍在不断壮大,」史密斯说,他还特别提到了时报中文网的读者。他没有详细指出这一读者群体有多大,而是称每月的单独用户访问量有百万人之多。他称广告商对时报中文网再次产生兴趣。

要弄明白《纽约时报》实际吸引了多少大陆读者很困难,因为很多人也许是通过 VPN 来访问网站的。时报估计中文网网站的访问流量有80%来自中国,这一估计是依据每日的读者访问次数以及读者调查所作出的。史密斯称中国是时报的第四大在线市场,其仅次于美国、加拿大和英国。

尽管政府长期屏蔽时报的官网,但时报仍然对在华商业前景表示乐观。「实施限制措施的时期终会结束——政府每次向我们作出保证,我们所见的是短期形势而已,事态会逐步正常化——中国将成为美国之外最大的数字市场,」史密斯称。

有时,《纽约时报》的中国读者正是新闻业的从业者。25岁的郑宜(音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体育记者,他不想让雇主认出他,他告诉 Quartz 自己每天都会翻墙阅读《纽约时报》的体育版,因为他想为自己的工作寻找一些「既有趣又不错的报道想法。」他说,时报的「视角很特别,」其特写报道常常带有新奇且全球化的观点——比如时报会关注阿根廷足球中的暴力现象。

一些言论自由的倡导者们认为,那些对审查感到厌烦的外媒会采取与时报相同的策略。

「很明显,被封网站成功地规避了中国的审查部门,」GreatFire.org 的联合创始人查理·史密斯 (Charlie Smith) 告诉 Quartz。「我觉得(中国互联网主管)鲁炜和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也许已经和外媒决裂了,没有和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我认为很多网站被封的外媒必须要认识到现在是时候做出回击了。」(注释:GreatFire 为新闻机构搭建了众多镜像站点。)

而时报的强硬方法伴随着一定风险,最直接的可能就是它会促使中国的审查部门永久封锁公司的网站或采取其它的惩罚手段。鲁炜麾下的中国互联网审查部门封锁了流行的博客网站、国内外媒体的访问,并试图压制异议和非官方意见。时报的史密斯则称自己并不担心。「我们与政府的对话非常通畅,他们从未怀疑过我们为培养中国读者所做出的努力,」史密斯说。

Zheping Huang 对报道作出贡献。

原文链接:Quartz | How the New York Times is eluding censors in China

作者:Heather Timmons

日期:2015年4月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