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4/27

《环球邮报》加拿大籍维吾尔人称遭到中国官员的拘禁和敲诈

2015年3月11日在蒙特利尔的维吾尔人。(Christinne Muschi For The Globe and Mail)

去年四月,艾尔肯·库尔班在中国新疆拜访亲戚时,通过他在政府单位供职的兄弟得知国内警方正在搜寻他。即使艾尔肯已在中国外住了15年多并持有加拿大护照,他觉得去一趟派出所是明智之选。他不想让自己及家人惹上更多的麻烦。

官员们在办公室中花了10个多小时设法让艾尔肯坦白自己有政治颠覆的意图。艾尔肯是维吾尔族,这个说突厥语的族群是中国的少数民族群体。「你不能这么做,」他回忆说。「我是加拿大公民,」就在这时,审讯官员把他的护照扔在了地上。

有6名加拿大籍维吾尔人向《环球邮报》报告过类似艾尔肯的遭遇。过去3年来的一种模式浮现出来:中国的权力官员对于加拿大公民权不予理会,同时监禁、敲诈、甚至贿赂其以前的公民,让他们在收留自己的国家从事间谍活动。

在艾尔肯的案例中,他告诉官员们,他曾在2008年帮助组织了一场世界维吾尔大会 (The World Uyghur Congress) 的招待会,警方称释放他的条件是他要监控住在蒙特利尔的族群。他同意后随即被释放。直到11月,官员们让他从蒙特利尔作报告。他说他从未交出任何信息。

这些报道表明,这可能是在侵犯加拿大人的权利,也是不尊重加拿大主权的表现。虽然这些事件的细节无法得到证实,但其大体上符合一种干涉方式,熟悉中国档案的加拿大官员们对此并不觉得惊讶。

「声称「外国干涉」的报道在加拿大是非常严肃的指控,相关的加拿大官员们对此会密切关注,」外交事务与国际贸易局发言人黛安娜·卡达赫 (Diana Khaddaj) 在一份邮件中表示。「我们敦促中方实践并遵守国际人权标准和依法治国。」

当问及有关干涉的指控时,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王文天在邮件中称「我完全不相信这一毫无根据的报道。」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于2011年向联邦内阁报告了这一更广泛的趋势,称加拿大的藏人群体曾发出过类似的抱怨,他们称自己受到了去监控自己族群的压力。安全情报局警告少数族群可能受到了操控——有时通过利用或胁迫的手段——以收集异议人士的信息。

一些维吾尔人把矿产石油资源富蕴的新疆称作东土耳其斯坦。这片位于中国西部的地区有着2200万人口,而这里的经济前景和工作机会吸引着大批汉人前来,这致使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的民族关系变得紧张。

人权组织称,活动家们把维吾尔人遭受莫名其妙的监禁、宗教迫害、失踪和被迫迁居描绘成一种渐进的民族清洗形式。

尽管中国称已尽最大的努力来缓解紧张态势,但与狂热伊斯兰群体(例如基地组织 al-Qaeda)有关的暴力、分离主义的叛乱造成了新疆的动荡。不到1年前,首府乌鲁木齐的一家拥挤的早市上发生了系列爆炸,造成了39人死亡、近100人受伤。北京把这起袭击称作有史以来最恶劣的恐怖行为。

加拿大最有名的维吾尔人叫侯赛因·玉山江 (Huseyin Celil),住在安大略省伯灵顿的他曾被控恐怖主义有关罪名而被关在中国监狱中近10年,渥太华称其仍在争论这起案子。中国拒绝承认他的加拿大公民权,也不许加拿大驻华领事馆员和他见面。

一名加拿大籍维吾尔人因为担心其家庭安全而不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他称中国国内警方曾要他监视几起最近来疆拜访的情况,他于2013年把这些事情报告给了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在一次旅行期间,安全官员给他钱做生意。有一次,他们威胁要吊销他妻子的中国签证。还有一次,他说他受到了叛国指控的威胁。

「我们能在任何时候把你关起来,」他回忆道官员们这么告诉过他。「我们才不管你有加拿大护照。这里是中国。」

加拿大维吾尔协会 (The Uyghur Canadian Society) 的主席卡尤姆·马西莫夫 (Kayum Masimov) 称,对加拿大人的拘禁引起了其族群内的怀疑和自我审查。「不知道能相信谁,」他说。

在蒙特利尔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里,卡尤姆先生请来了科塔佩 (Quttapay) ,科塔佩称自己与官员们有着长达10年的纠葛,那时候,有人举报他非正式地与当地大学的学生们讨论宗教历史。在派出所,警官们试图收买科塔佩。他们还警告他在回国后不要和中国作对,并称准备逮捕他。

愤怒的科塔佩谅这些警官不敢这么做。他告诉他们自己是加拿大人。如果他们监禁他,就会在加拿大政府之间激起一场轩然大波。那时,警官没收了他的护照。他被释放后,随即又被告知要去另一家派出所取回护照。可当他到那儿时,官员们告诉他必须要在48小时内离开中国。

《环球邮报》碰到的另一名维吾尔人白克力 (Bekkri,非真实名字) 想要离开中国。这名企业家住在一个汉人占大多数的大城市,白克力称维吾尔人在此不受欢迎。官员们知道他有旅行签证,但他还需要中国护照。维吾尔人称汉人很容易能拿到护照,而他们几乎无法获得。警方称,他如果能为他们进行监视,就能拿到护照。「我们在那里有人,」他回忆道一名警官这么告诉过他。「你可以把信息交给他们。」

最终,足智多谋的白克力用8台 iPhone 贿赂了官员们,并拿到了被放在桌子里护照。他说返回中国是不可能的,他一回去会立刻被捕。

另一名企业家玉素甫 (Yusup) 不想使用自己的真实名字,他道出了一则类似的故事:中国官员们提议供给他想要开商店所需要的打折货物及财政援助。「我将是最差劲的间谍,」他告诉他们。「我终会告诉人们自己做了什么,即使我并不想做这些事。」

至少在当时,一名警察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别担心,」他说。「我们有耐心。」


作者:Craig Offman

日期:2015年4月22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