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3/20

《环球时报》核试验老兵如今举步维艰

参与核弹试验的老兵们寻求高额补偿金

 50年前,中国各地的10万多名老兵们被送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沙漠,他们在中国第一个核试验基地服役。退休后,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们患上了疾病。即使中国政府曾保证会给一些人发放救济金,但一些老兵不断质问政府是否仁至义尽。

核试验老兵苏春财举着自己的退休证和残疾证。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宁继明曾距核弹爆炸的地方有多远?仅仅5公里而已。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马兰的一个小山坡的洞内,核弹于此地地下被引爆。宁继明听到了一声巨响,还看到了整座山在摇晃。而他只穿了一件军服,嘴上戴了个口罩。

看到核弹爆炸,宁继明非常自豪。他并不清楚这次引爆对他生活产生的影响会持续到今天。

退伍的宁继明返回了吉林省洮南市,他和他的很多战友们都发觉自己疾病缠身。有些病甚至对他们的孩子产生了影响。宁继明的大儿子天生耳聋,1989年生的二儿子则于2011年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

19641016日下午,中国引爆了其第一颗原子弹。

一段于核试验基地拍摄的视频显示,在一道闪光伴着一声巨响后,蘑菇云腾空而起。据《南方都市报》(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跳了起来,把帽子抛到了空中并喊道「毛主席万岁!」

在中国第一次核试验后的32年间,还有45枚核弹在马兰被引爆。从全中国招募的10万多名老兵参与了这项试验,如今,他们中的很多人与宁继明有着相同的境遇。

最近几年,政府开始向老兵们发放福利救济金。但很多人仍分文未得,他们一直在寻求高额补偿金。


宁继明的妻子向我们展示着他儿子因患白血病而萎缩的双腿。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马兰的记忆


宁继明认识的很多人曾与他在试验基地共事。这些老兵们是一个团的,很多人就住在他附近的村里。其中的大部分人在那时还不到20岁,年龄最小的赵大伟仅15岁。

宁继明说,在去马兰前,他们被告知要进行一项试验,除此以外,他们一概不知。

在坐了12天的火车后,老兵们最后抵达了某地,而该地的条件与他们的期望大相径庭。

试验基地遍地黄沙、荒芜凄凉。老兵们回忆道,毫无生命迹象,寸草不生。赵大伟说,唯一的活物就是老兵们和那些被运至试验基地的动物们。

一进入基地,他们就被告知了此行的目的,并被要求恪守秘密。

「我们被告知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该项目。如果有人问,我们就说自己在永宏水泥厂工作,」宁继明说。

他们对项目代号秘而不宣。他们给家人打电话写信时,对该任务只字不提;他们的信件也要接受检查。泄露消息的人会遭到惩办。

宁继明常常回想着那些日子。头等障碍便是要适应那里的恶劣天气。他们饱经风沙,在帐篷里过夜,大风刮个不停,气温低至零下30度。

宁继明和他的同班战友们还不是最先抵达基地的老兵。他于1977年参军,在基地服役了3个月。

他的任务包括去基地挖土,然后填上爆炸后留下的洞——为下一次引爆试验做准备。

像宁继明一样,大部分老兵们的任务简单而具体。他们被告知不要向他人泄露自己的任务,即便在任务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行。

大部分的任务显得很琐碎:挖洞,捡回部件,供电。但老兵们忍得住这些索然无味的任务,因为上面下了命令。

「但你要再问我愿意去哪儿,别说是马兰了,就是比马兰的环境更糟,我们也回去,因为我们别无选择,」57岁的老兵顾学前(音译)说道。


对着儿子病床哭泣的宁继明。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历史的纪念品


在试验期,没人知道「核」及辐射是什么意思。

如今,宁继明谈论辐射时如同一名头头是道的专家。

「这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它飘散在空气中,你呼吸的同时也会吸进它,」他说。

如今回首时,宁继明说,他们只穿了件军服,最多也就戴了个简易的医用口罩,除此再也没有特殊的防护。他说,那时候国家穷得提供不起任何防护装备。

退伍后,很多老兵们返回了家乡。很多人开始显现病征,有些人的病征发展得很快。

退休后,顾学前的腿上开始长斑。随后几年,皮肤上长满了斑点,他的一整条腿变黑了,几乎无法行走。

「就像是一条废腿,」他说。

他去医院看病,但医生查不出病因。

赵大伟患上了另一种不知名的疾病。他的全身——手臂、双腿、甚至是头皮上——长满了肿块。这些肿块令他时不时感到疼痛,他只能靠吃药来缓解。

这些老兵的孩子们也患上了疾病。

赵大伟的儿子在8岁因白血病去世。随后,他的女儿被诊断出患有紫癜,这种血液病使她的身上布满了紫色的斑点及斑块。

宁继明的二儿子患病时,他开始思索自己孩子的疾病是否与自己暴露于辐射下有关。

「要是知道他会得病,我就不会要第二胎了,」宁继明说。

老兵们认为孩子们患病绝非巧合。而现今医学领域内就核辐射与后代疾病间的关系并无一致意见。

据美国核管理委员会的一项研究显示,经核辐射暴露后,癌症发生的可能性要比遗传效应高5倍(死胎的数量、先天畸形的数量、婴儿死亡率、儿童死亡率上升,出生体重下降)。

该研究还称「尽管辐射诱发的遗传效应在实验室动物的身上有所显现,但没有证据显示广岛和长崎的核弹幸存者们的孩子受到遗传效应的影响。

马吉(音译)是洮南参核老兵战友会的秘书,他说该地区有200多名老兵,8个孩子患有白血病,这一比率要高于该疾病的自然发病率——10万人中有3人患病。因此,他们觉得孩子们患病绝非巧合。

「90%的老兵们自身患有各种疾病。很多人死于癌症。如今,洮南只有170多名老兵在世,」他说。


寻找更好的治疗手段


马吉带领洮南老兵们奔走多地以引发人们对该群体的关注,同时也在寻求更多的补偿金。

2007年起,民政部、财政部、卫生部、人力资源保障部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了一系列文件,文件旨在向老兵们发放救济金,进行残疾评估,以及办理医疗保险和劳动保险。

文件称,当地卫生部门要帮助协调退伍核试验老兵们的医疗体检,并评估他们的残疾等级。

未被评为残疾的老兵每月可获得40至100元的补偿金,每个省份的金额有所变化。

这一举措被视作是打破核试验相关禁忌和秘密的行为。

而老兵们对于这些政策的施行并不是很满意,特别是因为各地执行有别。

「一些老兵患有皮肤病这样的病,但经指定医院的医疗体检,他们未被列为残疾,」马吉说。

老兵们被评定的残疾等级与他们每个月能获得的补偿金数额有直接的关系。马吉亲自带着几个人到吉林省民政厅讨论他们的事情。

而令老兵的孩子们所担心的是,中国仅有一项国家规定——先天残疾者可获得财政援助,后天残疾者则不在援助范围内。

宁继明在其二儿子身上已经花掉了2万多元。他不得不卖掉村里自己的地和房子。

马吉说,他与其它城市——比如北京平谷区——的老兵交谈过,他们甚至不知道有补偿金政策。

王克定,朱焕金和高连科——这三位科学家曾在马兰基地工作,他们联名写信并把其发表在网上,信中要求政府提高老兵补偿金的数额。信中称目前的补偿金水平「不科学」,还要求每人的一次性补偿金为10万元,并放宽老兵的残疾评估标准。

朱焕金说,自他们写信后,他觉得江苏省已放宽了残疾评估标准。但他补充道,其它省份在执行政策方面有所不同。

但现在,没什么人讨论这件事,也没有迹象显示不久之后政策会改变。

宁继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儿子的病房里。他希望政策——至少医疗保险的报销政策——会改变,但这一希望仍然显得渺茫。


作者:Zhang Yiqian

日期:2015年1月28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