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2/19

《每日电讯报》牛津大学出版社禁令引发争论

巴黎袭击后,经过了一番电台讨论,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发布了指导方针。


牛津大学出版社告诫旗下作家不要在他们的作品提及猪、香肠或与猪有关的词语。
照片来源:ALAMY
牛津大学出版社已告诫旗下作家不要在他们的作品中提及猪、香肠或与猪有关的词语,该举措旨在尽力避免冒犯犹太人和穆斯林。

巴黎袭击后,某电台就言论自由展开讨论,随后,该出版社发布了指导方针。

今天,主持人吉姆·诺蒂 Jim Naughtie 在英国广播公司第四电台(BBC Radio 4)的节目中说道:「我拿到了一封牛津大学出版社寄给一名作家的信,想跟年轻读者们说点事。」

「牛津大学出版社发布以下禁用词语:猪、香肠,或任何被认作猪肉的词语。」

「现如今,若一家隶属于学术机构且有名声响亮的出版社称『一本书中不得提到猪,因为某些人也许会受到冒犯』,这种说法真是荒唐可笑。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工党议员穆罕默德(Khalid Mahmood)是一名穆斯林,他说:「我非常赞成,那规定真是愚蠢至极。出版社的人做太过火了,整场讨论成了笑料。」

穆斯林和犹太人会因儿童图书中的家畜而被冒犯——在这种论调的怀疑声中,这些出版规定的出现成了一种嘲弄。

保守党国会议员菲利普·戴维斯(Philip Davies)说:「怎会有人觉得『猪』或『猪肉』这两个词含有冒犯的意味?」

「不存在冒犯性词语。而是使用该词的文章内容存在冒犯。」

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发言人说:「牛津大学出版社致力于学术及教育领域,并在这些领域占据权威。」

「我们在近200个国家销售学术资料,此事件不会影响我们致力的方向。我们鼓励一些学术资料的作者出于尊重,来考虑文化的差异与敏感性。」


日期:2015年1月14日

译者:译志

2015/02/12

《半岛电视台》北京鼠族

景冉鸣今年18岁,是一名来自辽宁省的演员,他坐在北京地下居所的房间中。

北京——每天清晨,中国首都的地下都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片没有阳光或新鲜空气的生活天地中,人们从无窗房间里的床上爬起,将便盆中的秽物倒进公共厕所,花50美分(约人民币3元)洗5分钟澡。走上楼梯水泥楼梯通向外面的世界,这座城市中最令人鄙夷的房屋中的人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奋斗者,渴望分得中国梦的一杯羹。


这些新北京人大约有100万,他们居住于地下狭小拥挤、阴暗潮湿的房间中,这些房间几乎比他们能在地表之上找到的任何东西都要便宜,因而得名「老鼠群」或鼠族。严格地说,大部分房间是非法的,因为政府规定地下室和废弃的防空洞不能用来出租,但是与中国的很多事物相似,这些房间处于灰色地带。这些居于地下室的人们形成了这个巨大的市场——与地表上相似的房间做比较,价格大约要便宜一半——本地官员往往对此熟视无睹。

在这些人之中,大部分是年轻人,他们希望在这座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中立足,这座城市不仅是政治中心,还是艺术、商业和新兴生活方式的中心。他们的身份是演员、街道清洁工、发型师,或是洗头妹、新婚夫妇、姻亲、佛教徒和基督徒。很多人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有时候是流浪汉般的故事。就像白手起家的魏宽,27岁的他曾是一名轻犯,现在则是一名保险推销员——这一沿途停靠的职业就像快递员、丧葬歌手、足底按摩师和澡堂工一样。



「因为我对贫穷的现状感到害怕,所以一直在努力工作,」魏宽在他的房间中说道,他与其他9人共享这间300平方英尺(约28平方米)的房间。「我的很多同事住在地表之上,但我觉得那样太舒坦了;而住在这里会迫使我更加努力工作。」不过,魏宽现在每月能赚3万元(约4800美元;1元=$0.16)——相比最初每月800元的工资来说,可谓是突飞猛进——他说自己计划在2月份过年时搬出去住。

这些地下居所的存在要归因于两起历史事件。第一个事件是冷战,那时候,毛泽东掌权下的中国正与苏联就东部阵营的意识形态展开争夺。1969年,两国在黑龙江沿岸展开血战,毛泽东下令人民「挖掘深隧道」以防备来自苏联的空袭。在北京,30万人参与了这场运动,挖了估计有2万个防空洞。

然而几年后,毛泽东逝世,邓小平经济优先的实用主义战胜了毛泽东强硬路线的意识形态。防空洞被商业化开发利用,人防办称这些防空洞不得不用来牟利。据一本负责该工程的高官的回忆录称,到20世纪80年代,北京已有800家地下旅馆,还有地下超市、地下影院、地下溜冰场。1996年,政府正式作出决定,通过了一项法律,该法律规定新建建筑要配备人防设施,这些设施同时可做经济用途。该法律导致了为牟利而建的地下居所的激增。随后几年,政府部门将防空洞外包给了私人老板——他们靠此牟利。


2015/02/02

VICE News | 中国官方拒绝吾尔开希回国

摄影:Wally Santana/美联社
吾尔开希位列于中国的通缉名单中。他认为,在他前面的人于1989年7月被捕后,自己在名单中前进了一名,排到了头号。吾尔开希——天安门抗议的领导之一——尽管努力尝试自首,但没能成功。

在过去的25年中,吾尔开希四次试图自首,结果屡次失败。他认为是因为中国官方就是不愿参与到任何有关天安门抗议和随后的大屠杀的对话。

2009年,他飞抵澳门,但是未通过机场。2010年,他试图进入东京的中国大使馆,但是没能成功。2013年,他试图让自己在香港被捕。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他说到自己最近的一次接触了中国政府。那一次,他到了华盛顿D.C.的中国大使馆。「他们关闭了所有东西——门,窗户。然后,在我透过窗户偷偷看他们时,他们拉上了窗帘。我给他们打电话时,他们拔掉了他们的电话线。」

吾尔开希想回到中国的主要原因是他想看看年事已高的父母,他说官方拒绝他的父母离境。「多亏了现代科技,」他才能在25年间与父母保持联络。

吾尔开希最初在1989年天安门抗议前的一年涉足政治。「生活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里,人们普遍觉得要接受赐予之物。人们普遍觉得这似乎没问题,但同时,我们察觉到这有些问题。」上个月,现居台湾台北的他接受了 VICE News 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