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01/21

《南华早报》赵紫阳之子在父亲十周年忌日接受采访

照片摄于1993年,赵紫阳的家位于北京市中心,监禁在家期间,他在书房中写下了回忆录,他在此居住直至去世。摄影:路透社
作为党内为数不多的自由派,总书记赵紫阳因为在1989年时反对武力镇压天安门抗议运动而被清洗出党,他因此被控「分裂党」和「支持动乱」。

接下来的16年里,他被监禁在家,直至10年前的今天去世。

他最小的儿子赵五军说,他想要纪念官方对于他父亲的定性,赵家在不断争取安葬赵紫阳骨灰的权利。「『支持动乱和分裂党』——我想把这句话刻在父亲的墓碑上」当被问他是否想要官方回心转意时,他说道。「对我们家来说,这一点都不羞耻,我们感到荣幸。」

中国的普通百姓视赵紫阳为良心的象征,因为他反对武力镇压学生游行。而他的名字则是官方禁忌,至今不能见诸于官方媒体。
赵紫阳在北京的家中,照片摄于2002年。

由于赵家一直未能与政府就安葬地点的问题达成一致,他的骨灰仍然安放在北京的四合院的生前居所中。

赵紫阳去世后,党提议将他的骨灰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而他的家属则希望将其私下安葬在一处公墓。

「我们不想让我们父亲的安葬与政治或官方头衔产生联系。我们只想要一次低调的、家庭式的安葬,」赵五军说。

他说,一年多前,他们的母亲去世。赵家希望官方允许他们私下将他们父母的骨灰合葬,而官方未作出回应。

2005年,赵紫阳的葬礼是一件敏感事件,因为官方担心他的去世会引发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在他葬礼的那天,警察和国安遍布长安街——北京主要的街道——的街角。

当局对于纪念赵紫阳的呼声仍然很紧张,因为他代表着政治自由化,他还拒绝压制人民的意见,评论家们说。


「只要六四问题不得到解决,我父亲的名字仍然会是个敏感问题,」赵五军说。尽管赵家对于这位前党的总书记的名誉能否得到恢复不大关心,但是这对于国家反思自身的错误来说很重要,他说。

「如果我们国家不深刻反思这个问题,我们还指望什么呢?」他问。「我不想让六四成为我们国家的负担……只要这个问题不得到解决,那么中国人还有什么民族自尊心,而一个没有自尊的国家,也就没有希望。」

在他因为1989年起中国众多的问题而责备前领导人时,他希望习近平主席能够做出改变。

「我们希望他能够……真真切切的实施政治改革,」赵五军说。

他也呼吁官方在处理反对意见的时候能带着「新式思维」,包括有关香港的事务。只要官方固执己见——必须控制百姓,并让他们忠诚,「那么更多的问题会接踵而至,」他说。

他的父亲在1984年12月联合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该声明要求应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对待香港问题。他回忆起了一次在80年代末目睹的事件,那时候他的父亲告诉许家屯——中国在香港的代表——官方应该采取一种交接香港管辖权的措施。

「他对(许家屯)说,你不是香港总督,你也不是英国影子内阁的阁员……1997年之后,我们必须贯彻港人治港,」赵五军说。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时代期间,香港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也应当被当作中国政治自由化的范例,生于广东的赵四军说。

「要不是香港和台湾,中国的经济改革难以想象,」他说。

「香港是中国的福祉。我认为香港也会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范例。」

「对于中国来说,香港的民主实践颇具意义,」他说。「必须捍卫香港的现状。」

赵五军说,港人对于自由选举的奋力争取以及对捍卫他们的核心价值的追求令他印象深刻。「直言反对不公的人们,仍然怀有一颗天真的心,」他说。「如果他们成了奴隶,或者是顺从的孩童,那香港还算是什么呢?」


作者:Verna Yu

日期:2015年1月17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