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10/05

《经济学人》香港抗议:党与人民对抗

简介:自从天安门事件以来,共产党面临其最艰难的挑战。这一次他必须做出更明智的抉择。




在世界历史上的十起血腥冲突中,两场是世界大战。另外八场中,有五场发生或起源于中国。杀戮发生在一个国家之内,国家频遭血洗,这令其他国家感到费解。19世纪中期,太平天国的起义导致了2000多万人死亡;10年后,汉人与穆斯林之间的冲突又造成800到1200万人死亡。在20世纪,2000到3000万人死于毛泽东执政时期:有些人被杀害,大部分人则因残暴与无能所引发的饥荒而丧命。

毫无疑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们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急切地紧握大权。然而,这个国家残酷的历史也有助于解释为何他们如此坚定地不肯退让于香港的示威者们——他们想要真正的民主替换掉这片陆地上虚假的民主(见文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他的同僚们认为,只有党的掌控才能保证国家的稳定。他们惧怕的是,如果党失去了控制,国家会滑向混乱和灾难。

独裁能够令一个国家在短期内保持稳定,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正确的。而长期来看,尽管如此,正如中国自身的历史所展现的那样,独裁无法做到这一点。一个稳定国家的唯一担保人即人民,他们对自己的政府感到满意。而在中国,对于中国共产党的不满正在攀升。

不祥之兆

香港的「雨伞革命」以其保护示威者防备警方的胡椒喷雾而得名(其亦能阻挡阳光和雨水),该运动因中国在8月末发表的一项决议所引发,该决议即竞选特首一职的候选人应当由共产党的支持者们组成的一个委员会挑选出来。抗议者们要求共产党履行其对于民主的承诺,该承诺是在1997年英国将领土转交给中国时作出的。就像这片领土上的芸芸众生一样,这场抗议惊人地井然有序。在与警察较量了一夜之后,学生们把散落街头的塑料瓶收集起来用以回收。

对于部分抗议者来说,民主事关原则。另一些人,如遍布中国大陆的中产阶级,他们担忧着住房、教育和他们自身的工作前景。他们想要代表,因为他们对于党的统治方式感到不满。不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抗议者向共产党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不仅令人联想到近些年来从开罗到基辅颠覆独裁的起义,而且还令人想起了25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抗议。向那些抗议者开枪的决定成功地恢复了秩序,然而因此产生的不信任感仍旧存在于世界与中国的交往中,也存在于中国和其国民之间。

在香港,共产党正使用着一项结合了共产主义和殖民统治的策略。发言人指责抗议者们是「国外反华势力」操纵下的「政治极端分子」和「黑手」;示威者会「自食其果」。这样的语言出自共产党反复使用的污蔑词汇表;类似的话语被用来诽谤过天安门的抗议者们。这折射出一种长期不愿涉及民主主义的意向,不论在香港还是中国其他地方,都表明了党的领导人们意识到香港——这座国际化都市自回归以来在自由方面保持着显著的地位——如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可以通过指控他们与外国人有些许牵连而得以恐吓那些批评声音。习近平长期紧密地参与着党对于香港政策的制定,他对此应该更为了解。

同时,共产党正诉诸于殖民者们的方式来管理一些地方性的麻烦。与英国——被共产党痛斥的国家——曾经通过收买大亨们的支持以压制激进主义的做法很像,习近平在北京与香港的70名富豪举行会晤,以确保他们支持他对于民主的立场。在香港,党的拥趸们主张招商引资对于稳定的好处,尽管香港街头所展现出对于大亨们的怨恨凸显了这种对立面。

然而,告诫、笼络和催泪弹至今未能扫清街道。现在政府试图等待抗议者离开。但是,如果习近平认为确保稳定的唯一出路是党重申自己的控制权,那么他仍有可能动武。对于香港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也无助于解决习近平的问题。对于中国大陆来说,自身一样会变得动荡不安。

党的领导人们正尽力阻止大陆人弄明白香港的事情(见文章)。即使这样,大陆人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香港街头的最新新闻,这出公开上演的戏剧会影响着政府与其人民的关系。

对于共产党来说,难题在于有些许迹象表明大陆人民渴望全面的民主,而对于当地部门的频繁抗议和社交媒体上广泛流露的愤怒,同样显示出很多人对于党统治方式的不满。压制、笼络和暴力也许能够成功地压制现今香港的抗议者们,但很快在其他城市又会有示威游行。

一个不同类型的体制

习近平已大权在握,他已很清楚地表明自己不会容忍西方式的民主。不断镇压公众的要求固然能产生临时的稳定,而这些是以偶发的灾难性动荡做为代价。中国需要寻找一种方式以允许其公民决定他们自身的统治,而非诉诸于以抗议——该方式冒险演变为一场为争取民族灵魂而引发的斗争。香港有着自由表达和与大陆半独立关系的历史,是一个开展实验的理想之地。如果习近平抓住该机会,他能够比所有皇帝和党魁们为其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而在他之前的皇帝和党魁们曾努力维系着那个广袤而动荡的国度。


日期:2014年10月4日

译者:译志

文章原载于《经济学人》印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