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10/19

《华尔街日报》香港民主抗议伴随着一些基督徒的使命

简介:教堂在香港社会具有根深蒂固的影响

日前香港浩浩荡荡的抗议活动事关民主。但其实还存在着另一桩更加悠久的对立关系在暗流涌动:即基督教和共产中国。

在城市的抗议活动中,香港的教堂消无声息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即向示威者提供食品以及避身处,其中的一些组织者和支持者是以基督徒的价值来激励自己进行斗争的。

在主要抗议团体的发起人中,至少有三名基督徒,包括一个学生团体的17岁的领导者以及「占中三子」的其中两人。另一个团体的发起人是一名牧师,而这座城市里天主教的前主教则是一名直言不讳的支持者。

和对宗教严格控制的中国大陆相反,教堂深刻地嵌在香港社会的组织纤维里。1841年天主教教堂便在前殖民地站稳了脚跟,这一年也正是英国从中国夺走香港岛的那年,其他的教派也在不久后纷纷进驻。自那时起基督教组织便成为了香港城市情感的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尽管这次的抗议活动特别地旨在争取香港的民主选举,一些人也看的更广更远,他们注意到,在北京日益对香港施加更大影响的当下,这其实是保护香港自己的文化不受中共政府染指的一次斗争。伴随着祈祷团、十字架和在街头读圣经的抗议者的出现,基督教成为这场示威的引人注目的一个组成部分。

那边厢,一些港府的高级长官和商人也是基督徒,包括二号人物林郑月娥(Carrie Lam )以及前特首曾荫权(Donald Tsang)都是天主教徒。

争民主的斗争是「对我们城市的整个文化和整个生活方式的拷问」,红衣主教陈日君如是说,他在2009年以香港天主教教徒的枢机身份退休。

北京透过特首梁振英(Leung Chun-ying)对香港施加影响,「带给了香港一种目前统治中国的虚假和不诚实的文化,一种精神价值的缺失,」坐在一个教堂神学院的阴凉内室里的红衣主教陈日君说到,「我们能看到它的逼近,所以我们必须抵抗。」

一些人认为在基督徒和中国政府间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根据定义,基督徒是不信任共产党的。无论身在何处,共产党也都要压制基督徒」,郑宇硕(Joseph Cheng)如是说,他是一名香港城市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以及抗议者的支持者之一。

香港主要的教堂组织对占中行动很大程度上采取一种中立的姿态。天主教教堂的枢机,红衣主教汤汉(John Tong)在周一发布了一项简短声明,呼吁港府在「陈列武力时保持克制」并告诫抗议者们在喊出不平时保持「镇定」。城市的英国国教教堂的一名发言人在七月说,他们不会鼓励堂区居民违反法律。

但仍有一些教堂给抗议者提供援助。香港基督徒及传教士联盟教堂的牧师胡志伟(Wu Chi-wai)估计,香港大约1400个新教教堂中,超过一半都组织了临时的团体来协助这次运动。「我们有祈祷者和出席者在(示威)场所唱赞美诗,就像在耶诞前夕会做的那样。」胡牧师说。

葡萄藤教堂(Vine Church),一个大约1500名跨国籍的教堂会众的总部自周二夜间开始,便在其位于湾仔的总部对抗议者提供急救、食品以及避难服务。「我们不是在政治上站队。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服务香港民众,」资深牧师安德鲁 加德纳(Andrew Gardener)说道,他说他的教堂一直在为城市的和平而祈祷。

星期四在主要的抗议地点,50岁的IT顾问艾利克斯 陈(Alex Cheng )和几名基督徒进行了为期24小时的禁食。陈先生说他在周围看到几组其他的基督教团体,尽管大多数保持低调。在他周围,六名朋友握着手进行静默的祷告,有路人停下来阅读他们的标语,其中一条写着祈祷上帝「使政府倾听(民众)。」

香港的抗议活动中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的卷入进一步加深了北京的忧虑,在大陆这些宗教团体则都被置于一个精心设计的官僚机构和国家批准的宗教实体的监管和控制下。

香港的基督教一直以来都试图在中国传教。基地在香港的新教牧师帮助传播基督教福音并以其迅猛发展的势头引起了北京的中国领导层的警觉。

根据政府2013年的数据,在香港这个720万人的城市中存在大概48万名新教徒和36万3千名天主教徒。政府说,佛教徒和道教徒构成了整个城市的大部分。许多香港人都在具有庞大网络的天主教和新教学校受过教育。

这包括了一些抗议领导者。黄之锋(Joshua Wong),这个作为聚集人群公众面孔的17岁男孩,在这个城市的顶尖的一所新教背景的私立学校受过教育。2012年,黄是汇基书院(东九龙)的一名15岁学生,当时他领导了一场叫做学民思潮的运动,挫败了港府在学校在引进国民教育科的计划。

占中行动的领导者朱耀明(Chu Yiu-ming)是一名浸信会牧师,发起者戴耀廷(Benny Tai)也是一名基督徒。星期四,戴先生拒绝详细介绍他的信仰,但他的确称自己是一名「兼职神学家」并说他可以就基督教和这次抗议的主题「写一篇论文」。「我的信仰在街头」,戴先生补充道。

21岁的罗黄韵菁(Wendy Lo)生于中国的广东省但在香港长大,在升入福音派中等学校后便受洗为基督徒。在香港大学主修语言学的她和她的圣经学习小组在上周末就着抗议活动的灯光讨论了如何解释一个圣经故事。他们阅读的那一章是关于以斯帖(Queen Esther)竟然在未经国王的允许下擅自接近他的故事。

「这个故事令我想到为自己发声,」罗小姐说,「如果香港市民不为他们自己发声,还有谁会为他们发声呢?」

在周四晚间,教堂的志愿者们向抗议者分发了三明治,是用一个写着“上帝爱你”的心形状的贴纸包裹和密封好的。


作者:Ned Levin

日期:2014年10月3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