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10/20

《外交政策》香港信教的革命者们


基督徒们会是好的反叛者吗?



最近我读到一些有意思的关于香港的民主抗议的事,截至目前,其中一件事情从某种程度来说受到的关注相对来说比较小。华尔街日报上的一篇文章探讨了这次运动的主要组织者的宗教背景。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

黄之锋(Joshua Wong),这个在发起和组织这场运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的17岁活动团体领导者是一名福音派新教徒。主要的抗议团体即占中三子中的两人也是基督徒。香港一位前天主教主教是另一位极具分量的支持者。「伴随着祈祷团、十字架和在街头读圣经的抗议者的出现,基督教成为这场示威的引人注目的一个组成部分。」,文章写道。

这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如华尔街日报记者描述,教堂「在香港社会具有根深蒂固的影响」—和中国大陆完全相反,在那里共产党仍旧将基督徒视为对中国民众忠诚度的挑战。

然而许多其他媒体界大亨——比如《纽约时报》和 CNN ——选择了无视这一点。这在我看来是一个重大遗漏。我们不可能预期自己在不了解示威者们的决定背后的信仰同时,理解为什么他们敢于坚持对抗世界上最强有力的独裁实体。

为何对于基督徒这一因素的关注这么少?我觉得这是忽视和尴尬的混合产物。当下西方国家的许多记者都是怀疑论者或世俗主义者。他们倾向于将宗教当做一种古老而怪异的事物,一种异域的不相关事物。并且因为这些出身于欧洲或美国的记者来自这种历史上就被基督教塑造的环境,他们也对这种明显的偏见表示忧虑和不安。

这是目光短浅的行为。一开始,基督教是中东的产物,和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一样的「西方化」。现如今的基督教则彻底地全球化了。天主教教堂的总部还是在罗马,但如今绝大多数的天主教徒生活在欧洲和北美之外的地方。福音派新教在拉美和非洲迅速地传播——那里的基督徒将他们自己视为上帝的仆人,而非「西方的代理人。」

中国也是一样。皮尤调查中心关于宗教和公共生活的论坛认定中国在2010年的新教基督徒人数为5800万——比巴西(4000万)还要多。学者杨凤岗估计中国将在2025年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的基督教国家,中国正在向这一目标迈进。

西方的记者可能不太关注这一点,但这可不是中共会犯的一个错误。党将宗教,尤其是基督教,视为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这很可能是适当的做法。在共产中国出现之前,军事化宗教团体对中央政权的挑战是一项悠久的传统:太平天国(1850-1864),被一个自称是耶稣弟弟的人领导,以2000万生命的消失而告终结。这些年来,法轮功(法轮大法),一种独特的混合了佛教和其他中国宗教传统的产物,是极少数持续挑战共产党统治的大型组织之一。

在这样的历史下,北京一直以来努力将中国的基督徒置于严格的国家控制之下也就不难理解了。人民共和国只承认加入国家批准的三自教会的基督徒,与此同时无视那些保持了对梵蒂冈表示忠诚的基督徒;另外还有一个北京批准的给新教徒的组织。官方对这样作法给出的依据是,基督教传教士经常被视为在19世纪给中国带来殖民地般屈辱的欧洲列强的盟友。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党的领导意识到了他们自己对于中国统治的合法性是非常浅陋的。没有一个人,甚至没有一个共产党,在今天仍旧相信马克思-列宁主义,因此党必须提出一套牢固的价值体系来取代它。

除此之外,党对于目前在报道香港抗议活动的记者们对于这段历史——基督教在世界各地的革命里长期而著名的那些干预——明显的疏漏而极度敏感。中国领导人对于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及其治下的波兰天主教徒同胞在东欧共产政权垮台中扮演过的角色有着强烈的意识。并且,尽管他们很乐意将中国的基督徒(和香港的抗议者)贬为外国势力的代理人,北京的统治者也意识到了在1980年代,当地本土的基督徒在推翻南韩和菲律宾的独裁者的民主化运动起到的同样显著的作用。

的确,基督徒在各种民众抗议运动中,无论南非的反种族隔离运动还是美国的民权斗争活动中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重要角色。无疑,历史上也一直都有奴隶监工和独裁者们利用基督徒的教义来替自己的立场进行辩护。独裁者尤其喜爱罗马书第十三章(十三 1-7)及它的如下敦促:「在上掌权的,人人都当顺服。」(正如华尔街日报记录的那样,并不是所有香港有声望的基督徒都站在抗议者这一边。)

然而新约对于那些想挣脱自己身上枷锁的人也提供了尤其多的素材。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挖掘了圣经文本作为强有力的个人解放和集体增权的隐喻。二十世纪的活动人士们也将基督对于爱的激烈强调置于各种非暴力斗争中。仅仅在实践意义上,各个教堂也为那些发现自己站在国家机器另一端活动人士们提供了便利的支持和庇护的另外一片网络。

最后一方面,诚然,基督教像其他有组织的宗教一样,走上了政治化的道路。现在,大概没有人不知道伊斯兰教整个站在挑战政府的那一面。在东南亚社会(尤其是缅甸)最近的动乱里,很难想象没有佛教的成分掺杂其中。

然而,我禁不住想到现在是重新审视基督教和它在世界范围内政治转型中起到的催化作用了。大部分香港人不是基督徒——因此是什么令这种特别的信仰使得它的追随者们产生了采取(街头)行动的倾向呢?这当然十分值得审视。

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认为将香港的示威仅仅看作是近几十年来——或者说这个千年——发生的故事中的最后一章是夸张的。我衷心希望他们能实现他们的目标并活下来讲述这段故事。 

原文链接:Foreign Policy | Hong Kong's Religious Revolutionaries

作者:Christian Caryl

日期:2014年10月4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