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10/21

《麦克拉奇报》香港空前的抗议活动挑战着北京的耐心和政策

2014年10月19日,香港金钟,一名男子在其帐篷外为示威者们提供手机充电服务和其它电子产品。三周以来,抗议者们占领了香港政府办公室周边的道路和地盘。
摄影:Stuart Leavenworth

香港——香港的新常态:在晚上,缺乏睡眠的抗议者们和警察对抗。在白天,反示威者与年轻的街头活动家们发生肢体和言语上的冲突。

香港的僵局进入第三周——争民主的抗议者们和北京支持的当地政府间的竞争——并没有显示出减退的迹象。学生和香港官员间的对话定于周二举行,但几乎没有独立观察人士认为这可能促进和解。这座疲惫的城市看起来对这项可能持续数周乃至数月的猫鼠游戏感到无奈。

「无法预测将会发生什么,」一位香港中文大学的政治分析人士林和立(Willy Lam)说。「香港政治的DNA已然改变。我们在过去三周看到的事情在过去从未发生过…我们从未有过这种类型的由学生引导的持续对峙。」

这个方程式中的未知因素是北京自身。它将会容忍多久香港的抗议?如果它认定香港本地政府无法使大众噤声,它将在哪个节点开始直接干预?

中国共产党这周将在北京召开一年一度的全体会议,当官员们聚焦于审判和法治时,香港当然会被拿来讨论。林说,党不太可能发布关于香港抗议的任何形式的声明,但全会可能开启了用武力结束这场街头示威的倒计时。

「宽容的截止日期是11月上旬的 APEC 会议,」林和立说。他指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10日在北京郊区的怀柔区主持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峰会。按照议事日程,包括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在内的20国元首将出席。

「这对于习是一个大的展示场合,」林和立说。「他不想要任何干扰。」

几周来,中国专家一直在辩论是否习会部署解放军部队利用「决定性的一击」来终结抗议活动。作为自邓小平之后最强势的领导人,习严厉打击中国的异议(人士),并比他的前任采取更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

尽管有这些记录在前,许多长期分析人士怀疑习会像中国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做的那样,杀害数以百计的学生抗议者,在香港部署军事力量。

香港大学的一名法学教授迈克尔·戴维斯(Michael Davis)指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和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武力回应会趋势外国公司和投资出走香港,甚至中国,他说。

「这里不是天安门。这里是香港。香港十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戴维斯说。「如果中国决定镇压游行的人们的抗议活动,那可比他们在天安门做过的事后果严重的多。」

2014年10月19日,香港旺角,亲民主派抗议者们在路中央休息。警方于半天前驱逐了抗议者们,周六早晨,抗议者们又从警方那里夺回了弥敦道。摄影:Stuart Leavenworth

运营一家叫做香港民主化基金会的智库的龙家麟(Alan Ka-lun Lung)说,北京可能采取一种长期的眼光审视当前局势,而非采取被普遍认为会采取的手段。和中国社交媒体关系良好的他表示,中国领导人试图避免香港进一步对城市里学生和当下的研究生的疏离。

「北京似乎真的担心失去年青一代(的支持),」龙家麟说,「这是他们讨论的一件事。」

甚至有信号表明,他说, 党的领导人对9月28日香港对于一部分相对较少的学生们使用催泪弹的决定感到不满。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他补充道,(因为)自此之后哪怕在更严重的街头抗议情况下,警方也没有对示威者使用催泪弹。

根据星期五一则纽约时报的报道,顶层的中国官员一直密切关注着僵局,并在和香港毗邻的大陆边界这边的深圳的一件秘密的豪华别墅中指挥战局。紫荆花别墅属于中联办这个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分支,根据纽约时报的消息,「(中联办)在此次抗议活动中在香港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北京也作出努力来限制中国民众对于这些抗议的了解,包括抗议的规模和目的。此前还没有在中国被限制的新网网站,比如 BBC,也已经被屏蔽了。关于抗议活动的照片也被从社交媒体上抹除。

2014年10月18日周六,香港金钟,抗议场地上的一块提示牌嘲讽道「红色警告旗」,当警方警告示威者他们准备使用暴力时,警方会展开这种旗子。金钟的抗议场地位于政府办公室,目前已被抗议者们占领了3周。
摄影:Stuart Leavenworth

当数以千计的街头活动人士在星期五于旺角聚集时,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一开始报道说只有200名抗议者牵涉其中。这距它报道估计有9000名抗议者重新占领这个地点只过了一天而已。

对许多在香港的人来说,这些抗议活动似乎通往一条危险而缺乏指导的道路。另一些人说是有指导的。亲北京的商团和媒体一直以来都声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资助和发起这些抗议活动。

星期日下午在旺角,一位反示威者从抗议者那里抢去一个麦克风并大喊,他们(抗议者)都是美国中情局资助的人,和其他的一些事情。抗议者们听了一会儿,将他轰下了台。

也有信号表明关于这场民主化运动的一些未被过滤的消息慢慢地传回了大陆。任何一天都有好几万中国游客游览香港。他们中的许多人带回去了抗议的照片和纪念品——比如黄丝带和雨伞折纸——并与朋友和家人分享。

若这样的「蔓延」继续持续数周,北京会愈发不耐心。「不能排除,」林这样回答有关对于(’势)可能会促使北京使用武力的关切。

另一种解决办法,他说,会是中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在香港法律下是可行的。这样的宣告可能会在实际意义上中止自1997年以来实行的「一国两制」制度,这一制度赋予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一定程度上的自治权。

周二开启的对话旨在阻止局势进一步恶化。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是同意参与对话的其中一个抗议团体。林郑月娥(Carrie Lam)作为香港官员内排名第二的成员,将代表政府出席。

这座城市的特首梁振英(C.Y. Leung),也即 Leung Chun-ying,不会出现在这次对话中,他的辞职是抗议者们的一项诉求。

两方的隔阂非常深刻。抗议者们要求在2017年施行允许公民团体提名他们自己心目中的候选人的特首选举制度。北京允许了举行选举,但只允许囊括两到三名由亲北京的香港提名委员会提名的候选人。

龙,是一名温和的角色,且其基金会刻意避免对北京的直接批判,说希望将会达成一项妥协。简单地说,包括改变现有的提名机制以使得城市里的民主派力量确保有一名候选人参与竞选,但城市的立法会也有一名候选人,相应的,中国政府也有一名。

龙说他完全不知道北京是否会接受这样的妥协。他甚至更不相信年轻的抗议者们会接受这项妥协。

59岁的龙,承认他甚至无法控制他22岁的儿子。

当警方在9月28日对抗议者们使用催泪弹并被电视直播传之四海时,龙说他乞求他儿子不要去参加抗议。他的儿子还是去了。

「他们觉得有义务出现在那里,」龙说。「我们(老年人)没有什么能做的来控制他们。」

2014年10月19日周日,在香港政府办公室附近的抗议主场地,一位母亲带着女儿欣赏着折纸伞的展览,这种伞象征着香港的亲民主运动。摄影:Stuart Leavenworth

原文链接:McClatchy | HONG KONG: Unprecedented Hong Kong protests test Beijing’s patience, policy | Asia | McClatchy DC

作者:Stuart Leavenworth

日期:2014年10月19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