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10/05

《半岛电视台》复兴中国丝绸之路的风险

尽管拥有很多中国富蕴的油田,新疆仍是最贫穷的省份之一。
摄影:Johan Nyman/半岛电视台
中国,新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想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开启现代化转变以促进与欧洲的贸易,同时也为了平息这个不安的西北省份——新疆的紧张局势。但是,追溯威尼斯探险家马可·波罗(Marco Polo)的足迹——他在约700年前得以让西方人一窥这片中亚与中国的富饶之地——也许能证明这是一项难以权衡利弊的行动。

在古代,商队穿越丝绸之路上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时,会在绿洲小镇暂停歇息。现今,穿越世界第二大流沙漠仍然给人一种与文明隔绝的恐惧感——这产生了一个显著的差别。

在狭窄的高速公路两侧,广袤的大地上遍布着大量的抽油机,它们不停地上下转动抽着石油。走近看,便能看到一个很大的驴头,毗邻的黑色油洼在沙子中四散开来——粘稠得能让你在里面写字。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看起来像是一种富裕繁荣的标志,然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祸害。

「石油是引发所有新疆问题的原因,」吾尔开希(Orkesh)说——他是一名年轻人,属于说突厥语的穆斯林维吾尔族群体。「在石油被开采前,我们在此安居乐业。今天这里则一片混乱。」
在前丝绸之路——新疆和田一个旧市集上,
一名女孩牵着马车。(摄影:路透社)

据几份报告称,新疆地区的经济扩张主要使一些政府控制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公司从中获益。尽管拥有很多中国富蕴的天然气田和油田,它仍是这个国家中最贫穷的省份之一。

政治动荡时常发生。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憎恶北京强行建立中央控制的尝试。大量的汉人移民工人来到新疆——这是北京为削减民族聚居所做的部分努力——数年来,这已加剧了维吾尔人之间的愤怒。

过去几个月内,超过100人死于暴力事件。

然而,新疆并非完全受制于其地理位置。它是唯一一条横穿中国至中亚的主要路线,因此,纵观旧丝绸之路的历史,它是一片重要的地区。

这就是习主席现今想要利用的——通过重建贯穿新疆和接壤中亚国家的贸易路线,并一路抵达欧洲消费者的中心。

通过该举措,习近平希望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促进新疆的经济建设并平息当地的分裂运动,保护邻国的自然资源,降低对本国沿海口岸的依赖。

「丝绸之路经济带」

在去年巡访中亚期间,习主席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其中包括横跨欧亚的公路、铁路和管道系统。在国事访问期间,他也承诺会提供经济援助,并呼吁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就外交、安全及能源方面开展进一步合作。

在圣彼得堡 G20 峰会和去年在比什凯克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他反复提及该愿景。

「这表明他野心勃勃,」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说——他是一名英国国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研究中国的安全分析家,该智库位于伦敦。「然而,中国正面临众多挑战。」

首要挑战便是开创经济发展,这样会平息吾尔人口之间的愤怒和分裂因素。之前的尝试已经失败。

「即便中国政府试图实施该策略,他们也要花费数年才能付诸实践。这意味着情形可能会变得更糟,因为人们无法从经济发展中获益,同时大量的移民持续增长,」潘图奇说。

本地少数民族在人才市场中受到歧视,北京对于雇佣更多维吾尔人的指导方针不紧不慢地被实施。包括维吾尔人和汉人在内的一些人说,获得一份在国营能源公司中的工作对于维吾尔人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尤其对维吾尔妇女来说。

辛优汉(Johan Lagerkvist)是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的中国专家,该研究所是一家独立的研究所,位于斯德哥尔摩,他说中国政府已意识到需要实施「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以平息维吾尔人。

「问题是『胡萝卜加大棒』因当地动态而改变,北京领导人无法对此控制,」他说。「往往是打击过于严厉,而同时当地社会未从中受益。」

迄今,该地区的暴力事件对于商业影响有限。然而,据全球情报公司 Strator 的一份报告显示,尤其在喀什与和田这样的城市中,维稳的重要性正在增长。

「在近几年中,喀什很可能会有更多的暴力事件发生。因为汉人移民、工业化和不断发展的房地产会挑拨民族和民间与当地人口紧张氛围,」报告称。

外在的谜题

另一个问题涉及邻国。开发横跨陆地的路线与横贯中亚的努力,也许会受到距离、地形、政治和安全风险的限制。

例如,新疆喀什与巴基斯坦西南的瓜达尔间的贸易走廊「易成为当地分裂分子或杰哈德部分的目标,他们与新疆的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和巴基斯坦的瓦济里斯坦地区有关,」Strator 的报告称。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克里· 布朗 (Kerry Brown)也警告,未来几年中,中亚可能会向中国提出棘手的外交问题,尽管他们与中国有着繁荣的贸易联系。

「对于北京来说,在其新近建立的经济带中有着持续不稳定的阴影。中亚国家受困于统治和腐败问题,其中很多国家在法治和人权方面很糟糕。未来动荡的可能性并不遥远,」他在一份有关局势的分析中写道。

在莫斯科与其它沿丝绸之路的国家的关系中,中欧之间的界限尤其脆弱而易变。这可能会冒险将中国卷入一场因越发不牢靠的俄罗斯所引发的对峙,布朗说。

就像致命的流行病——黑死病一样,它从中国经由古代丝绸之路传播至欧洲,这些危险的元素也许会伺机利用现今新的贸易之路——例如反叛武装人员。

随着连接新疆至中亚国家道路的增长,在中国,用以支撑有组织犯罪和叛乱分子网络的大批武器和毒品交易很可能会增加。

同样,美军从阿富汗的撤离也许又一次会令中国感到头疼。此次撤军不太可能造成该地区的安全局势立即恶劣,但是可以预见该撤军加剧了动荡。

总而言之,新的贸易之路也许会被证明与古代丝绸之路相比是具有风险并充满变数的,令中国像横穿沙漠的商队一样易受攻击。

「新丝绸之路可能会是一个精明的实用主义,而非随后十年中的传奇故事,中国会对其过快的发展感到非常警惕,」布朗说。 


作者:Johan Nylander

日期:2014年9月14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