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20

《华盛顿邮报》维吾尔学者的女儿为中国对其父亲的「荒谬」指控感到悲伤


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来自中国新疆地区,该地区的人口主要由穆斯林构成。2009年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他在与学生说话。摄影:伊丽莎白·达尔齐尔(Elizabeth Dalziel)/美联社

北京——2013年2月,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按计划陪同她父亲去美国待一个月,帮助他安顿下来,因为他获得了一份作为印第安纳大学访问学者的新工作。但是正当他们准备离开中国时,他的父亲——著名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到拘留、殴打,并被禁止离开中国。

菊尔打算不论如何都要去印第安纳,然后要留在美国,作为学生入学该校——她的父亲被期望在此教学。起初她感到很孤单,于是她努力地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每天她与父亲通过 Skype 交谈:直到这个时候——她离开后不到一年,她的父亲又一次被拘留了。她说,「起初待在这里很难、很难,就在我适应了这里时,他们拘留了我父亲,艰难的时期又一次开始了。」

这一次很严重。2014年1月,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一大批警察从他北京的家中带走,带到了中国西部新疆乌鲁木齐的拘留所。据他的律师说,他被控分裂罪和煽动民族仇恨,在过去几个月里,他被扣着手铐,并在拘留期间遭到虐待。他的审判于周三开始,一项有罪的判决几乎无可避免,人权观察组织已谴责该审判是对司法公正的嘲弄

在4月份,菊尔就多年来她父亲及他们家庭面对频繁骚扰的问题在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前作证。她诉说有一天自己是如何回到空房子,发现了他的父亲、继母和两个年轻的兄弟已被当局送往了海南省,并诉说了她其中一个兄弟在2012年是如何在一所学校登记入学时遭到阻止,并被拒绝发放护照,还诉说了在2013年安全人员是如何冲撞他父亲的汽车,并威胁要杀害他们全家。她的继母长期被监视居住,而伊力哈木最大的儿子,现在已经8岁了,却变得孤僻内向,她证实道。「在目睹了我们父亲被带走后,他现在会做噩梦。」 


古再努尔(Guzulnur),被拘留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妻子,周一,她在北京机场乘坐前往乌鲁木齐的航班前向朋友道别时哭了。摄影:吴汉关(Ng Guan Han)/美联社

在周二自印第安纳的电话采访中,菊尔称对于她父亲的指控是「荒谬的」,完全不合适。当很多中国父母以打他们的孩子作为教育方式时,菊尔说,他父亲从来不打她,也不相信暴力能解决问题。「他怎么会宣扬暴力呢?他非常温和的,他试图帮助人们——他不希望人们去打斗。」

他是一位严格而体贴的父亲,会像一个孩子一样和她唱歌画画。他是一位富有激情的教师,大多数周末,他会邀请他的学生来家里就餐,她说道,然而他认为维吾尔学生面临歧视,他们在中国教育体制中也需要更多的机会。


2014年4月8日,菊尔·伊力哈木在国会山的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作证。 (Saul Loeb/法新社/盖帝图像)

在去美国前,菊尔在他们家附近的一所高中就读,平日待在学校,只在周末返家,所以她能够专心学习而不受警察来他们家所造成的干扰。而且,大多数时间,她的父亲在经过她的学校时会去看看她。如果他真的想宣扬种族仇恨,她争辩道,「那他为什么还让我待在汉校里?在那里,我所有的同学、所有的朋友都是汉族。他本可以把我送回新疆的。」

类似地,她说道,他不认为分裂主义对于新疆来说是个现实目标,相反他想让汉人和维吾尔人、还有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确实,事实上世界上有很多人,也有很多汉人谴责对他的逮捕,并试图提供帮助,这恰恰显示了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她说道。

伊力哈木现年44岁,在他2岁时,父亲死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其家庭对该运动仍然不甚清楚。讽刺的是,他的兄弟及其孩子都是新疆公安系统的官员,尽管他们都因为他的工作而受到压力,他在2011年的自传文章中写道。

菊尔认为,她去年被允许赴美国,仅仅是由于警察的过失,如果她返回中国,就不再被允许离开。直到六月,他的父亲都不被允许接触其律师,其家庭被阻止前去看望,甚至不能送书和照片。然而,她说道,他们不会后悔的。「一方面我很担心他,然而我仍然为他感到骄傲。我仍然认为他在做正确的事情。」


作者:Simon Denyer

日期:2014年9月16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