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04

《外交政策》在中国最黑暗的房间中

简介:即便是高官也怵于「双规」——一种致人死亡、逾越司法的审讯方式。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6月27日下午,在中国最大,最繁荣的城市之一,一位大权在握的人在主持共产党会议期间突然被打断。没有可靠、准确的公开报道说明万庆良此后的何去何从,他是前广州市——有着1100万人口的南方大都市的党委书记(因此是最高层的政治家)。然而很明显,中国中央政府的调查人员,也许是其神秘的中央纪律委员会(中纪委)强制把他「双规」——该措施令一些共产党干部寝食难安。

即便在自治基层,中国的官员通常大权在握。但是他们也很容易受到党内纪律体系的影响,尤其是双规——这种额外的司法审讯运转于法律之外,因此拒绝给予被审者乃至少量的合法保护,以及在中国的被告人通常享有的律师权。6月30日,中央宣布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败战争再获功绩——因为万庆良确实已被「双规」。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万庆良「被据称严重地违纪违法,」然而未提及其犯罪细节,也未说明他是否会被给予任何形式适当的诉讼程序。(万庆良和前中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还有前中国铁路总局公安局局长王广训,这些人于最近被双规。)

万庆良的落马令人震惊,这位一路高升无阻的政治家在50岁便掌握了广州市最有声望和最有权力的职位近乎2年半。即使在广州的党政机关中也令人惊讶,「双规」这个词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耳熟能详,在中国受到审查的互联网上也能够搜索;在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该词,得到了多达8100万个结果。

不过看起来在中国媒体或互联网上,很少有信息表明这种出名地不透明的过程是如何被实施的。官方媒体使用这个词的时候,经常以引用的方式,通常对所表示的含义不做进一步解释。很多百姓在网上谈论时,都会有一些困惑的网民问另一个人这个术语的真实意思是什么。「双规」的字面意义表示「双重委任」——调查人员也许会为调查选定时间和地点,但是其实施仍然是神秘的。

2013年6月,广州《南风窗》杂志的文章发表了也许是最生动可鉴的双规过程。(这一段已经从杂志的官方网站上被删除,但是在其它的中文门户上能看到。)文章描述了该实践「既是一把锋利的武器来打击腐败,又是一个致命的黑洞。」报道援引了匿名「介绍」,揭示了双规审讯的地点包括旅馆、家庭旅馆、军事基地,「甚至是一户普通家庭,」尽管报道说旅馆可能是最寻常的。负责培训干部的中央党校,其教授林喆告诉记者,那些旅馆房间的尖锐面通常包着橡胶,「以避免发生事故。」2001年发布的党规令人毛骨悚然地主张地点选在只有一层楼的建筑里,通常在第一层,「为了预防性的安全。」

不太清楚的是,谁在进行着审讯。因为双规独立于中国司法系统之外,当局表面上有明显的余地来选择参与的人,报道说通常人数在6到9人之间,每人8小时三班倒。《南风窗》报道,这些人由来自不同的组织或政府部门临时组成,通常不认识彼此,这「排除了人际关系元素的干扰。」他们职业经历的深度各种各样。2005年3月,河北省一所投资公司已被撤职的党委书记接受双规调查时被殴打致死;牵涉其中的人,一名是「组织者」,对于掌管法律案件没有经验,另一名是兼职司机。

双规审讯至今处于法律之外,一些官员自己都不太明白问话时看起来或感觉起来是怎样的,其对于大胆的罪犯们来说有利可图。2009年3月,据报道,在中部的大城市——重庆市,3名「未受雇佣的闲杂人员」假扮纪检委官员将一名未透露姓名的房产局高官绑架至一处旅馆的房间中,他在那里交出了他的银行卡和密码,并认为这是流程的一部分。2010年5月,在安徽省内陆的一个贫穷的乡级区,另一名本地某局高官失联了40小时——据报他也被迫经历了一场假双规。

当然,那些双规受害者是一群不受人喜欢的人,往往他们自己就是贪污、暴力和额外法律滥用的实施者。很多中国人觉得不管是虐待这些双规受害者——使他们遭受其它党政机关的折磨,都显得惩罚得太轻。一篇关于官员在双规时死亡的报道中,有人评论道,「如果把来自中国每个法院所有的审判长和副审判长(他们几乎都是党员)都枪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冤枉。」那就是说,官员也因这个问题所呈现的现象而感到不安,这在中国其它区域很寻常。2013年4月,在网上传播的图像显示,一位来自繁荣的沿海城市——温州的双规受害者卧床不起,全身青肿。(他被带走38天以后最终死亡。)

中国当局对于双规导致的虐待显示出了担心,旧金山的人权非政府组织「对话」统计,双规包括了「睡觉权遭剥夺,模仿溺水,用烟烫被拘者的皮肤,殴打。」2012年11月上台的新一届政府,已释放信号表明其意愿对双规体系有更多的控制权。纪检委高官——王岐山在2013年5月宣布了双规的新规则,其要求党内规则要符合中国宪法。在2013年11月的政府高层会议——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后,共产党宣布计划「推进中国法治建设。」有些专家诠释,那预示着双规在未来会减少。但是因为没有现成的关于双规人数的统计数据,几乎不可能评估其发展或共产党限制双规影响的愿望。

万庆良的急速落马似乎令一些观察家吃惊。上海东方日报的记者描述,他在6月27日参加单独会议——目的是「宣传万庆良讲话的精神。」随后,记者写道,「我的手机嗡嗡震动,我拿出了它,」看到了万庆良被调查的新闻。

很多人迅速感受到这种调查太「突然」,看起来让某些人怨气横生。6月30日,喉舌党媒《人民日报》在共产党新闻板块发表了一篇文章,坚称万庆良的落马「既非意外,也非突然,而是预料之中。」文章评论道,万庆良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受到调查,他在那之后表现「低调」,文章提到了2013年第三次全体会议后党打击腐败决心的声明。不论是万庆良,还是任何党内成为反贪腐目标的人士,都不会为此感到惊讶。

Shujie Leng 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作者:David Wertime

日期:2014年7月2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