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14

《南华早报》北京告诉香港:你们可以投票,但是我们来选择候选人

2014年9月10日,透过香港山顶的围栏,可以看到香港的地平线。摄影:路透社

在接管香港17年后,对于这片领土所承诺的普选,北京通过赋予自身独有的选择候选人的特权令一人一票变得没有意义。当香港人对这种背离民主化趋势的打击而感到不知所措时,国际社会想知道香港的未来和其在世界心目中的地位。

1997年香港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被许诺代表政府会有一个渐进的过渡。2010年,中国希望推行2017年的普选,细节会在随后制定出来。全国人大高级官员李飞在8月31日披露了该项计划,消息令港人震惊:中国实际上会预先筛选竞选香港特首一职的候选人,限制最终候选人的人数为2或3人,以此拒绝给予香港700万居民中很多人为侯选人投票的能力——候选人出自一份他们喜欢的竞选名单。

这一举措削弱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可信度,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承诺在世界舞台上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崛起大国。如果北京如此轻而易举地违背对香港的承诺,之后世界其它地区一定会衡量中国政府是否会遵守其它的国际承诺。

1997年交接前,中国共产党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在1993年3月18日发表了一片文章,文章引用了鲁平的话,他之后是负责港澳事务的高级官员:「香港如何发展其未来的民主,完全是在香港自治的领域范围内。中央政府不会干涉。」

鲁平对香港许诺后的20多年,中国前首要领导人邓小平所设计的「一国两制」方案,现在主要因为不断增加的干涉而面临失败的风险,这种风险是直接或间接的,从本地议员选举到新闻自由等多个方面都受到北京的干涉,该制度与法治在数十年来被广泛认为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一国两制」计划意味着,当中国大陆维持社会主义不变时,资本主义民主可以在中国的其它地区并存,例如台湾和共产主义的中国统一后。台湾政府反复拒绝过这样的一种政治理念,自从联合国承认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政府,台湾领导人拒绝这种双重代表的协议。

这座城市以要求民主为诉求的占领中环运动——为「一人一票」和与国际标准一致的普选而斗争,而非所谓的允许北京提前筛选候选人的「中国特色」——组织了一场影响重大的抗议来反对北京对于2017年选举的通告。

历史上,香港不仅是一个金融中心,还在现代中国历史上扮演着政治改革和发展的关键角色。香港曾经是孙中山的故乡,他是中华民国的国父,也是亚洲历史最悠久和最具学术声望的机构——香港大学的校友。很多中国官员和学者曾期望香港能够成为一个典范——为了中国大陆和台湾关系的发展和两者能在未来统一的希望,类似于香港的「一国两制」协议。

北京的立场是仅允许有2或3名候选人——可能性最大的候选人要受到共产党的信赖,并对中央政府忠诚——来参选2017年选举香港特首,最后也许最可能的希望——一个逐步在中国国土上增强民主观的途径正变得逐渐渺茫。

至于北京对香港选举改革采取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控制,台湾更年轻一代人对此的反应则体现了中国也许在赢得台湾民心和意识方面更难了——中国希望未来将这个自治的小岛与祖国重新统一起来。

北京坚决阻止普选。也许中国有着更深层次的担心——西方民主植根于中国国土上的香港,其行动是对中国大陆的民主支持者的警示,尤其在那些最发达的城市,包括广州和上海,那里有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他们对于社会公正和对本地居民财产的保护有着强烈的愿望。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已经发起了一项反腐败运动以净化共产党,使其能够更长时间地统治中国。然而,另一方面,政府也压制着异议知识分子和民运活动家,并压制互联网自由,根本原因是为了维持国内的和平与稳定。

然而,恼怒的香港人意欲否认中国期望的那种普选,这样也许不会带来所有人期望的和平与稳定。

占领中环运动威胁要封锁商业区,对于北京和香港来说,这可能会构成一种双失的局面。占领中环的效应不应当被轻描淡写。该运动不仅关于在人数上有多少人占领街道,而且是要通过香港社会和北京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确实有一类人会努力抗争,以捍卫香港核心价值观的意义,这些内容罗列在《中英联合声明》的文本中——「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保障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旅行,迁徙,通信,罢工,选择职业和学术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项权利和自由。私人财产、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以及外来投资均受到法律保护。」——这些是一名香港公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戴耀廷(Benny Tai)是香港大学的教授,也是占领中环运动的主要领导和联合创始人,他宣称这场运动对于香港来说,标志着一个全新的「公民抗命时代」,而这仅仅是开始。香港的政治道路在接下来的几年,如果不是十年的话,可能会更加坎坷。

西方的很多人像大陆人一样经常问道,在众说纷纭之后,恼怒与抗议,香港人到底想让香港变成什么样子?前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Anson Chan)的回答是,香港不应当成为「又一个中国城市」,至少不应该在现在。如果香港人能继续恪守社会核心价值,在世界舞台上,香港仍然可以为自己和中国创造巨大的影响力。

北京所推荐的「中国特色的普选」——限制了候选人,他们会服从于共产党支配——将致使香港正成为「又一个中国城市」,这是陈澍所担心的。香港人民想要保留他们自己的身份并决定他们的命运,即使这个城市是中国主权的一部分。


陈澍(George Chen)是《南华早报》的财经编辑和专栏作家,还是「2014年耶鲁世界学者计划」的成员。可以在 Twitter @george_chen 上关注他。这片文章首次发表于2014年9月11日的《耶鲁全球在线》——一份耶鲁大学的学术期刊。 


作者:陈澍(George Chen)

日期:2014年9月12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