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29

《外交政策》普京的新衣

简介:俄罗斯总统正赤裸裸地侵略乌克兰,但为何无人表态?


阿列克谢·德鲁日宁(Alexey Druzhinin)/法新社/盖蒂图像


在8月14日的夜晚,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罗兰·奥利芬特(Roland Oliphant)和《卫报》的肖恩·沃克(Shaun Walker)都目击了如下一幕:「一纵队有着俄军牌照的武装人员运输车跨过国境线进入了乌克兰。」后者如是说。这种事情很平常:俄罗斯运送各种军备物资到乌克兰这件事已经持续了数周,正如注释者记载的那样,一切都暴露在美国和北约的卫星之下——因此建立了一种新的常态——是什么构成、又是什么不构成外国对邻国的侵略。

然而,对于任何一名西方记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俄罗斯运送武器到邻国,并且运输武器的方式也值得注意。至少有23辆护送武器的车队等候着,「直至顿涅茨克城外难民营到日落时分。」奥利芬特报道,「在跨越国境线前,不要关闭前灯或者做出任何试图隐藏自己的举动。」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现在似乎正依仗着艾迪·穆菲(Eddie Murphy)的「非我」借口,毫无疑问有着以下的想法:当世界其他部分似乎不愿为此作出任何相关举动时,被独立目击者曝光的毫无掩饰的谎言显得无足轻重。北约秘书长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称事件为「俄罗斯式的侵占」——不是一次公然的「侵略」——乌克兰,这再次证明了外交上的委婉语服务于独裁主义者的宣传。立陶宛外交部长林纳斯·林科维西斯(Linas Linkevicius)详尽阐述道,「70批军备」一夜之间在乌克兰销声匿迹,这无疑扩充了挺俄派分裂分子所持有不计其数的军备——尽管在这份报告未写明有多少军备数量仍然完好无损。据乌克兰总统佩特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所述,昨夜越过边境的俄罗斯武装纵队中一个「重要的」部分被乌军火炮击中,这显然导致了英国召见在伦敦的俄国大使。我不在意拉斯穆森会怎么称此事:有关该战争的言论。

可以注意到,迄今为止整个护送的闹剧多么与剧本契合。在本周的早些时候,我写道:一度代表着红十字会的白色卡车,正在为俄罗斯一个发起边界冲突或挑衅提供了借口——以使得俄罗斯宣称除了袭击乌克兰,自己没有其他选择。

可能因为俄罗斯没有其他更好的做法,俄罗斯联邦安全服务机构(FSB)签署了一个形式上的否认声明并宣称,恰恰和报道相反,由于来自乌克兰方面的持续炮击,俄罗斯 FSB 小组——大概配备有武装人员运输机或运输卡车——正对他们俄罗斯国界加强防备。可以看出,为了免遭 FSB 发言人所称的「武装人员向俄罗斯恐怖势力的渗透」,这么做都是必要且合理的。

然而回顾前夜的冒险。奥利芬特和沃克当时在边界报道着这些众说纷纭的大约280辆白色的卡玛斯军用卡车,在改变路线和目的地之后,最终抵达俄罗斯罗斯托夫地区的卡缅斯克-沙赫京斯基,他们意图跨国伊兹瓦里诺的边境进入乌克兰。乌克兰并不期望在此地欢迎车队(他们有部队驻扎在卡基夫),此地也不再受乌克兰控制。伊兹瓦里诺曾被俄罗斯用于运输山毛榉防空导弹系统,据称上个月分裂分子曾用此导弹系统击落了马航 MH17。

莫斯科方面坚持表示这仅仅是一个「出于人道主义的」的车队,为此与基辅方面和国际红十字会(ICRC)协调过。卡车司机们似乎愿意向好奇的记者们展示他们的货物;照片显示平板卡车上满载着粮食和饮用水,就像已在网上流传的照片一样——尽管许多卡车看起来几乎空空如也。在同时,曾成功解决乌克兰城市卢甘斯克的人道主义救助资源运输问题的红十字会发表推文称,基辅和莫斯科方面必须「在检查和许可进程中达成共识,并且严格确认人道主义物资的本质」。然而新闻报道已经表明救济组织可能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借此运输卡车将首先要被乌克兰边境检查站和海关检查,然后每辆车只允许一个俄罗斯人在一名ICRC雇员的陪伴下驶入乌克兰。(这也就是说,我们仍然不知道实际在这些卡车之后的是平民还是着便装的士兵。)

另外,为了与 ICRC 的政策保持一致,ICRC 欧洲运作负责人劳伦特·柯巴茨(Laurent Corbaz)俄军将不能参与护送。

不管怎样,对于克里姆林方面来说这大概是能够接受的,因为在救助方面,这种护送是一个好的开端。昨天,9辆俄罗斯坦克在乌克兰顿涅茨克的 H21 公路上行驶,深入了分裂分子占领的乌克兰,该情景被录下。不仅如此,直升机、军车(有的还标有「维和部队」的徽章)、自动火炮、9K22 通古斯卡式防空系统,以及看起来像更先进的地对空武器(例如山毛榉)的雷达设备,在从莫斯科行驶到边境时,它们都被所有记者和沿途大量的俄罗斯人认出来了。爱沙尼亚报纸《邮差报(Postimees)》
也发表了俄罗斯 BMD-2 式装甲车列队在离伊兹瓦里诺边境6英里的 M4 公路上行驶的图片。在三月的占领克里米亚行动中,这种被俄空军(VDV)采用而造成巨大影响的步兵战车现在伪装成了臭名昭著的「小绿人」。

迄今为止,普京甚至没有试图使他的动机难以察觉。在没有告知其他任何一方的情况下,他派出了一个车队抵达乌克兰边境,据称车上装载有婴儿食品、睡袋和谷物。接着他派出很多军车跨越边境,借此增加紧张气氛,或是准备制造某种对抗。

这场表演的第二幕从来就非扣人心弦:现在普京声称他的和平化、人道主义努力正被基辅的法西斯主义团体的恶意和可耻行径所妨碍。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称:「乌克兰部队明显想阻止两国协定过的道路,该道路上的人道主义护送车队跨过俄乌边境,因此我们注意到了该军事行动的骤然加剧。」随后克里姆林宫宣传喉舌《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发布了一条名为「突发:驶向乌克兰的救助车队面临瓦解,可能会被袭击——俄罗斯」的头条新闻——其有效地提供了「事后的」辩护——为俄罗斯的侵略提供了伪装。

那么这一切都因为什么呢?分裂分子在近几周受到重创,失去了很多领地——他们预期建立的 Novorossia——一个在俄罗斯领土上建立的复辟帝国。(他们的胜利都和俄罗斯重新供给武器的证据有关。)近期,在分裂分子的领导下,它有着许多密谋计划和政治活动,这些行动可能仅仅是一场神秘莫测的自相残杀运动,或是在莫斯科吩咐下开展的一场苏维埃式的大清洗。

比如在昨天,俄罗斯军队情报机构官员兼自称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的伊戈尔·斯托连尔科夫(Col. Igor Strelkov)上校宣布卸任辞职。他在本周早些时候被俄罗斯国营媒报道在战斗中严重受伤,随即又被分裂分子的电视台所否认。更有甚者,现为 DPR 前部长的亚历山大·波罗代(Alexander Borodai)告知《生活新闻》——一个与俄罗斯情报机关有关的电视台——斯托连尔科夫现在「很好」,但是被一个昵称恰巧是「沙皇」的新国防部长代替。后来显示,沙皇的真实姓名是弗拉迪米尔·克罗诺夫(Vladimir Kononov),他是一名来自卢甘斯克市的俄罗斯人的后裔,自从四月起与乌克兰当局对抗。几天前,波罗代本人虽然仍保留 DPR 的「副总统」职位,但实际上被一名叫做亚历山大·扎哈尔琴科(Alexander Zakharchenko)的顿巴斯本土人代替。斯托连尔科夫并没有被完全除名,他现在被推举成为 DPR 总参谋部的首领,一个 DPR「最高委员会」必须投票选举的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分裂分子政府的部长变动中,最大的两次降职影响了与具有极端正统宗教信仰的俄罗斯亿万富翁康斯坦丁·玛罗菲夫(Konstantin Malofeev)有联系的那些人。据悉,这位亿万富翁最近因为为叛乱者融资而被欧盟和加拿大(而非美国)制裁。

玛罗菲夫是私人股份公司马歇尔资本的创始人,也是占领乌克兰「圣战」的主要支持者。他相信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是「上帝的意旨」,并将MH17的击毁归咎于乌克兰和华盛顿方面。但更著名的是,他坦率承认曾雇佣波罗代作为他的公共关系顾问。还有谣言称,他雇佣斯托连尔科夫作为马歇尔资本的前安保负责人,但是玛罗菲夫向《福布斯俄罗斯》否认了这一点,并声称他的投资公司一开始没有安保细则。俄罗斯独立记者奥勒格·卡欣也不相信这个雇佣事件经得起推敲,他指出,该谣言在一个匿名组织攻击并泄露了斯托连尔科夫的一部分个人电邮之后才出现,其中的一封电邮显示他自吹自擂称自己属于亿万富翁。斯托连尔科夫自我戏剧化的嗜好高于其自身:毕竟,他是一场历史战争的重现者。

但是,与玛罗菲夫有直接联系的、也许是更加可信的证据可能与乌克兰安全服务(SBU)截获的情报相符合。情报称斯托连尔科夫告诉名叫「康斯坦丁·瓦勒里维奇(Konstantin Valerievich)」(该姓源于玛罗菲夫父名的名字)有关在叛乱前期针对「三辆VIP汽车」的伏击,并且康斯坦丁呼叫者辨认出主要受害者是乌克兰反恐核心行动的负责人。

正如我早些时候报道的,由于两个甚至多个不同的分裂分子派系的紧张关系,以及在俄罗斯国内的极端民族侵略主义的支持者当中明显的不安情绪,许多迹象表明乌克兰的民族统一主义之父正经历挫折。如果普京一直指望使他的代理人职业化或本土化,那么 MH17 惨案将会使急迫感更加明显。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扎哈尔琴科(Zakharchenko)和克罗诺夫(Kononov)是乌克兰人,波罗代(Borodai)和斯托连尔科夫(Strelkov)是俄罗斯人。

这些外国人现在已经(或被)退休,就如同俄罗斯赤裸裸的向乌克兰派遣一列列装甲车,还上演了一出伪人道主义的闹剧,以使一个更坦率的战争形式合法化。这样对于普京来说是双赢的:假若乌克兰对俄宣战,他可以借此挽救他主导的那减少的叛乱。如果战争未发生,他便可以继续发起可否认的「袭击」——向反叛者送去重型机械。

有一个俄罗斯国际象棋队的队名或许可以解释正在发生什么:mnogohodovka。该词的意思是同时多步杀。像往常一样,普京正期望他的敌人没有发觉到这一招,并且在普京的背后,这些敌人正在被多步杀。 


作者:Michael Weiss


日期:2014年8月15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