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26

《中参馆》中国爱国主义的新定义

2014年8月31日,在哥本哈根举行的2014年世界羽联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陈龙庆祝他在男子单人打中赢得的金牌。摄影:乔纳森•纳克斯特朗德(Jonathan Nackstrand)/法新社/盖帝图像


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向中国公民发表一个观点:你要爱国,否则就是在反对共产党。《环球时报》——这份亲党小报在9月10日发表的评论文章引起了众说纷纭,中国北京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陈先奎教授在文章中表明,「当代中国,爱党与爱国本质上是完全一致的。」陈先奎的文章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嘲笑着他对于爱国主义的说法。

告诫中国人热爱他们的执政党不是什么新鲜事,通常以相同的口吻告诫公民要爱国。这种暗示——一个人无法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很久之前就足够明显。但是极少在这两者之间划定一条明确的界限,中国人也早已注意到。在中国等同于 Twitter 的微博上的反应,表明了大部分网民不相信陈先奎的逻辑。「廉耻心一点儿都没有了?」林铁评论道,他是北方城市天津的一位电视主持人。商人施力勤写道,「纳粹当年对德国人民说:爱国就是爱党,爱党就要爱领袖。」另一个网民则更为直接,「我爱国,不爱党,就这么简单。」

陈先奎把自己的分析植根于并不可靠的推测之上——在西方,不同的政党代表不同的利益团体,中国共产党只代表所有中国人的「基本利益」。陈先奎引用了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和乌克兰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范例,这些国家在尝试西方民主的失败后发生了巨变。陈先奎写道,中国的一党制在组织经济建设、创造更好生活及应付危机方面已证明了自己是「卓越的」。

陈先奎不是第一位利用《环球时报》作为平台来拥护党和国家的一致性  。9月3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由总编辑胡锡进执笔的社论,社论争辩了「只要爱国就不爱党」的观点,并称爱国和爱党是「绝对互不对立的」。胡锡进写道,试图将爱国主义从爱党中分离出来的行为是一发「毒箭」,被那些有着「不可告知的动机」的人用来暗中破坏中国的统一。一天之后,该报纸发表了一篇社论,批评了那些「中国被洗脑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倡导人们相信「爱国不等同于爱政府和爱党」这样的观点。

随着大陆与香港之间的对立,这种夸张论调看起来趋于白热化,且愈演愈烈,半自治的香港位于中国南部,之前是殖民地。8月底,中国人大实际上终结了香港普选的希望,他们宣布组成一个大陆委员会用来筛选参选特首(香港最高职位)的候选人,以此来确保候选人足够「爱国」。同期,在一次解释提名人的新闻发布会期间,一名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向一名大陆官员问道,是否候选人也必须要「热爱共产党」,以此作为要求他们「爱国」的一部分。官员这一点「无可争议」。

将爱国主义和对党忠诚混为一谈,这一观点看起来很难被香港和大陆所接受。然而,共产党似乎越发愿意尝试该策略。通过互换党和国家的概念,该策略更容易将那些反对党的政策或问责党的合法性的人列为「不爱国」。然而,这样的夸张论调也会适得其反,因为其激发了读者更难思索两者之间的差别。 


作者:Rachel Lu

日期:2014年9月12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