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9/23

《中参馆》繁荣之下的阴暗面

简介:中国的经济崛起令人们陷入了污染和健康危机


2013年1月30日的中国安徽省堆砌着待售的煤砖。环境忧虑已上升至国家议题,污染层提醒着城市居民——他们通常呼吸的空气常常比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安全限值要更脏。

就在一年前的2013年7月,刊登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篇报告将中国的空气污染对健康所造成的影响以一个异常明了的框架表现出来:报告称,相比于地处淮河以北的同胞们,预计居住于中国南方的居民可多活五年。报告的作者包括了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研究员,对他们来说,原因很简单:淮河以北,长久以往由政府补贴占主导地位的煤炭供热系统确保了人们度过北方严寒的冬季。

然而,另一个不容乐观的结果表明,北方煤炭燃烧产生的颗粒物质空气污染等级相比中国南方高出55%,不夸张地说,它们削减了北方人的平均寿命。

报告还包括其它有关空气污染的严峻事实:假如我们关注于人均健康寿命(仅仅与人均寿命相对),很明显的是,在中国过去的一百年间,在人均寿命延长和幸福指数提升上所达成的成就正在不断被削减。

所有中国北方人都明白,他们所承受的空气质量存在着潜在的危害。除了空气污染,还存在其他对健康有危害的环境问题,它们或不易察觉,或鲜有人知,却在特定地区的人口当中爆发了疾病模式:例如可能会发现癌症村,这样的村落尤其在化工设施附近居多,或在特定区域内发现儿童的铅含量超标,这些都是电池生产或比邻燃煤发电机组所造成的后果。

铅中毒可导致肝肾损坏,以及永久性智力发育残疾,不仅如此,七岁以下儿童因中枢神经系统发育未完全而更易受到铅中毒的影响。

中国卫生统计数据表明,在世界上,中国在肺病方面排名第二,肺癌则排名第十二。中国百姓还饱受世界上占人口百分比第三高的胃癌和肝癌的困扰,这些疾病极可能归咎于环境原因。

不仅如此,大面积污染也对食品安全造成了影响,尤其是被用于灌溉的污染水。正如何光伟(音译)在《中外对话》上的报告所言: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大米出产省份,因为农业区域与缺乏规范的采矿及化学工业区域相邻,湖南省大米生长中的镉污染已经被证实成为一个持久的难题。

近年来,令消费者担忧的受污染食品包括鱼,肉类,牛奶,食品污染致使中国居民为他们及其家人的饮食安全感到极为担忧。

这些问题已经累积了至少30年,且成为了中国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情况的对比。争论点常常在于:人们认为发展中国家不足以主张一种环境标准,而且对于一个努力摆脱贫困的国家而言,这种标准看似花费不菲。然而在建立与实施良好的环境标准上的失败也会带来巨额花费——国库和平民百姓为之埋单。


环境恶化和污染的代价由人民的苦难,不全面的发展,补救的花费,时间的浪费和生活质量的降低等方面所表现出来。正如珍妮弗·霍德威和王武义(音译)在文章中所言,治理这些病疾既无捷径,也无一针见效的良剂。他们指出,「因为与污染有关的健康影响有着复杂的因果关系,并需要政府多方面的响应,所以在各国,环境卫生是一项众所周知而极具挑战的政策领域。环境卫生不仅在社会和污染企业间,而且在整个管辖权和区域间也常常因责任的纠葛而引发利益冲突。」


作者:Isabel Hilton

日期:2014年9月10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