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8/25

《环球时报》面纱的背后


简介:在欢歌曼舞渐少、保守服饰强加的局势下,新疆走向塔利班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一个市场中,一位穿着黑色宗教服饰的妇女在打电话。
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每次出门前,50多岁的维吾尔族妇女茹仙古丽(假名)都要确认自己的手提包里装上了面纱。

但她并非随时都戴着面纱。

5年前,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乌鲁木齐市7月5日那场臭名昭著的骚乱中,很多年轻维吾尔族女孩的胳膊和大腿被砍,因为她们穿着短裙。

身着黑色长袍、面带黑色面纱的妇女称这些女孩儿是「淫妇」,并诅咒她们「被烧死在地狱」。

如果说那些事例还不足以吓到茹仙古丽,一年多后,当她在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附近购物时,一群素不相识的维吾尔族男子围住了她,厉声斥责她的这种放荡——因为她违背了《古兰经》中禁止女性露出容貌的教义。

即使作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茹仙古丽为此震惊并害怕。自那件事之后,她在街道上一旦感觉到歧视的眼光,就会从手提包中拿出面纱。

尽管茹仙古丽的经历并不能代表新疆的每一位维吾尔族妇女,但是在一些受到《环球时报》采访的学者和本地官员的眼中,维吾尔族社会在近几年中日益保守,这种变化看起来与该地区不断增长的恐怖袭击密切相关。

单是2013年,在中国新疆内外就发生了超过300起恐怖袭击。据《法制日报》的报道,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在2013发布了107部恐怖视频——超过了历年的数目。

随着打击恐怖主义已成为新疆政府的首要目标,官方也在采取措施控制原教旨主义——据信是其导致了妇女遮盖肌肤并提供了恐怖主义的理论基础。

当地政府渐渐发觉到这场意识形态战争的一个潜在解决方案即应当复兴维吾尔族文化和传统。

在乌鲁木齐,一个妇女照看着儿童。非黑色的面纱被认为是欠保守的。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服装受限

在最近宣布的一项政策中,政府称在推广「新疆少数民族标准化的传统服装。」该行动旨在定义维吾尔族的传统服装,并将他们区别于国外伊斯兰教派的保守服饰,例如波卡(Burqa)——一种能遮盖住妇女从头到脚的长袍。

该行动促使官方发布对保守服装的规章守则,官方认为传统服装对于维吾尔族传统造成威胁。标准化也会强调维吾尔族服装的特征,并促使本地服装产业生产更多的有少数民族特征的服饰。

「也有人争论到人们应该有选择自己穿衣的权利。但是在新疆,你的服装不仅仅是一套服装。保守的穿着往往受到外部压力而非个人选择来决定,」新疆社会科学院的学者吐尔文江·吐尔逊(Turgunjan Tursun)说。

长久以来,维吾尔族文化以充满活力的民族舞蹈著称。女孩们穿着红色或粉色的艾特莱斯(Atlas)丝绸服装,轻歪脑袋,鼓起胸膛,面带微笑地挺着腰。当她们跳舞时,人们对于她们能转得多快而感到迷惑,那是因为她们的连衣裙就像是翩翩绽放的花朵。

但是这种印象正被另一种影像所替代。

自从20世纪80年代,尤其是在南疆的人口渐增的维吾尔族妇女开始穿戴面纱。她们的服饰从传统的、有着绚丽多彩的艾特莱斯服装变为了黑色的长袍和尼卡布(Niqab),这种面纱可以遮住女性穆斯林的容貌和胸前。

在近几年中,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图片中着装暴露的女孩也开始收到了谩骂评论。在一个极端事例中,一些宗教保守者在婚礼上向一位穿着西方婚纱维吾尔族女孩和她的宾客们扔西瓜皮。

忌烟酒的男性数量显著增加。

新疆阿克苏地区南部的一个村官告诉《环球时报》,很多本地的维吾尔人停止在婚礼上跳他们的传统舞蹈。音乐被禁止播放。在葬礼上,亡者的家庭成员不会给来宾提供维吾尔族的传统餐——乃孜尔(Nazer)。更有甚者停止祭祀他们父母的坟墓。

令本地官员更头疼的是,极端主义思想的传播深深植根于保守意识形态,有些则在保守意识形态中难以分辨。

《凤凰周刊》报道很多南疆的青少年将塔利班士兵的照片挂在墙上——一手端着枪,一手拿着《古兰经》。青少年们敬仰这些塔利班士兵,视他们为英雄和榜样。

一名新疆问题的专家匿名接受采访,他告诉《环球时报》,在恐怖分子群体中,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群体被视作男性的美德。在草根阶层,恐怖分子教导年轻的维吾尔族男子遵从于他们的父母和阿拉。恐怖分子提供需要的资金,医生和工作。「作为回报,」专家补充道,「当政府宣称那些年轻的维吾尔族男子是恐怖分子时,村民认为政府错了。」

身处边缘

据吐尔逊(Tursun)所说,新疆的宗教保守主义和极端主义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不景气的经济和现代社会转型的困难。

「新疆的改革开放要晚于中国的其它地方。在多重因素下,例如在少数民族群体间缺乏优质教育——这使得维吾尔人在面对市场竞争时处于劣势地位,」匿名专家评论道。

极端分子将落后归咎于汉人,说「最好的工作都被汉人抢走了」和「汉人抢走了我们的自然资源,」这些评论显示出两个民族间的仇恨火花,吐尔文江·吐尔逊(Turgunjan Tursun)说到。他相信「如果维吾尔族社会是繁荣的,极端主义毫无立足之地。」

随着社会转型和很多传统价值观崩塌,保守的伊斯兰教派——如萨拉菲主义(Salafism)发现了滋生土壤。

它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中最严格的形式之一。据乔治城大学伊斯兰研究的助理教授布朗( Jonathan Brown)说,萨拉菲主义(Salafism)宣扬寂静主义(Quietism)——其经常要求穆斯林不要参与政治,但是同样也讲到,如果一个统治者不成为穆斯林,他就应当被暴力反对。

抚育传统

一位在上海工作的维吾尔族律师乃菲莎·合买提(Nafisa Nihmat)哀叹维吾尔族传统的丢失。

「打击极端主义和原教旨主义思想的最好方法就是复兴维吾尔族的传统文化,」她告诉《环球时报》。

她就像是一名无畏的勇士,激烈地与那些认为维吾尔族妇女应当为其丈夫而盖住自己肌肤的人争论,并坚定不移地捍卫维吾尔族妇女的权利——平等的教育、社会地位和尊严。

政府看起来在使用多种方式朝着那个方向努力。

除了传统服装的标准化,在南疆,基层机关试图通过鼓励村民恢复他们的传统来复兴维吾尔族文化。

今年的7万名下乡官员之一——赵江涛,他向《环球时报》描绘了最近他的生产队是如何劝说一对即将成婚的夫妇的家庭在新婚夫妇的婚礼上跳麦西热甫(Meshrep)——一种传统的维吾尔族舞蹈。

「我们从镇里请来表演者在婚礼上表演。本地的伊玛目也出席,以表支持。我们希望此方式会改变这个村的氛围。村民们告诉我们,他们喜欢婚礼以传统方式举行,但是因为受到宗教保守主义的影响,除非有人带头,否则没有人敢跳舞,」赵说道。

所有的这些政策标志着政府的策略逐渐由经济手段转向意识形态手段,以此解决民族和宗教问题。

「多年来,政府为维吾尔族村民建造了房屋,并向他们以免费或打折的形式发放种子。但是影响力有限。意识形态的问题必须通过意识形态的手段来解决,」一位匿名专家说道。

极端主义的抬头

一些学者认为,新疆极端主义的影响是全球的保守伊斯兰教倒退的一部分。

不仅在中国,在欧洲也一样,当局有时候描述原旨教义主义的伊斯兰教对于他们国家的世俗价值观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在2010年,法国通过了一项备受争议的议案——其禁止妇女在公共场合穿着遮盖面部的装饰,例如尼卡布(Niqab)和波卡(Burqa)。行动引发了数百名巴基斯坦穆斯林的抗议。其中的一些人甚至要求联合国采取立刻行动来反对法国。

阿联酋迪拜扎耶德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殷之光告诉《环球时报》,中国新疆面对的民族和宗教的窘境既是国内问题,又是国外问题,也是碎片化的阿拉伯世界的结果。

「解决新疆问题不仅需要国内的政策,还需要外交策略。中国应当积极地参与国际政治,从碎片化的阿拉伯世界里的敌人中区分出朋友,进一步压制极端保守主义的发展,并控制区域碎片化的倾向,」殷之光说道。

对于其他的学者来说,保守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界线仍然备受争论。

「政府仅能宣称某组织是非法的,而从不能说一个教派是非法的,」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的主任杨恕告诉《环球时报》。

杨恕视伊斯兰原旨教义的抬头为「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副产品,其正处于退潮期。他相信「伊斯兰复兴」非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复兴,而是一场有着明确政治目的的社会运动——由某组织或集团将伊斯兰教作为工具实施。

「在中国,至少有10个少数民族是穆斯林,但是恐怖袭击仅发生在维吾尔族人之中。为什么?我认为这证实了问题不在于伊斯兰教,而在于如何使宗教不会被分离主义者当作政治工具。我们不能因害怕而站在整个宗教群体的对立面,」杨恕说道。


作者:Bai Tiantian

日期:2014年5月26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