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8/22

《经济学人》中国的审查制度:不许百花齐放


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图片:康夏)
对于参差计划来说,这是相当唐突和无礼的行为,该项目是一个众包和志愿者运营的媒体服务网站,当月,当局按计划将其从中国互联网中抹杀。项目网站被封锁,并在国内搜索引擎的结果中被删除。其自建论坛被关闭;创始人和执行编辑的个人社交媒体账户被删除;该项目200多名志愿者的社交媒体的资料简介被重命名并篡改。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搜索该项目网站的名称时会得到提示「依据法律法规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与显示。」

参差计划在2011年由25岁的康夏成立(如图),那时他仍然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学生。「参差」这个词本意是「多样化的」或者「各种各样的」,康夏的意图在于把全世界的新闻源翻译成中文,以提供关于全球和中国事件的多样化观点。换言之,正如项目的曾经的一句口号——「同样的事件,差异的报道」。

所有的编辑和译者都是志愿工作,参差计划是中国第一个公民媒体平台之一。在去年顶峰时期有400名志愿译者和数以万计的读者,它也许是中国最成功的公民媒体行动。在其被关闭后,微博(类似于 Twitter 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充斥着悲伤和愤怒的评论。但康夏对《经济学人》说「参差计划的这种命运一点也不奇怪」。

参差计划始于2011年7月温州动车事故不久之前。「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这条新闻,」康夏说。「我们翻译来全世界不同媒体的报道,直接对比了事实和观点,所以中国读者可以看到官方媒体和其他媒体在报道新闻方面有什么不同,」他说。「那样是基本的。」

参差计划也关注过政府审查,因为其报道涵盖了其他的敏感新闻。其中一例便是官方笨拙地试图审查《南方周末》——一份广州的报纸,该报去年试图发表新年致辞呼吁中国宪政化。

当被问及他是否收到过因为参差关注这些问题所带来的直接警告,康夏在回答前犹豫了一下。「是的。在项目的三年中我们收到过警告。但是我不能谈论那些。」

今年早些时候,康夏决定减少网站上引起争议的内容。「我想让参差计划开展得更长久。去年有一半时间我们的内容都很温和,大部分内容关于电影和文化。」但是这不足以免于官方按部就班地赶尽杀绝。通过和朋友及「内部人士」聊天,康夏迅速地发现其正处于习近平管理之下的新的、严格限制的媒体环境,内容不再重要了。这是格式和概念:公民记者提供了多样化的观点。

自从2013年3月,习近平上任中国国家主席后,中国的记者们被实施了日益严格的媒体限制。7月15日,一条新的关于记者证的指令发布,指令禁止记者未经雇佣媒体单位的同意而通过社交媒体或在公共场合发布任何关于采访或新闻发布会的信息。不签署保密协议的人无法获得记者证。

宣传部也收紧了记者与国外媒体关系的出口。五月份,资深记者高瑜因为被宣称泄露党的机密文件给外国媒体而被拘留。7月18日,《中国财富》记者宋志标被强迫辞职,因为他为香港《东方日报》撰写评论。

参差计划是中国的记者们寻找新闻源的主要来源,让他们无法正常地接触这些内容可能是网站关闭的另一个原因。康夏估计项目的第一年,至少一半的读者是中国媒体的业内人士。随着新闻业收紧的限制,这样一个未经政府许可发表信息和意见的网站无疑是审查的目标。

封锁参差项目和新媒体环境是否为中国的公民媒体和公民记者提前敲响了丧钟?康夏坚决地回答「不」。他说,上百家公民媒体项目处于运营之中。大部分像参差计划一样起步,在大学校园中有着一群年富力强和充满理想的学生。和参差计划一样,他们如果变得大受欢迎,就会冒着被关闭网站的风险。「他们即便成功,也必将会失败,」康夏说,「但公民媒体的理念会幸存下来。无人能抵挡这一巨大浪潮。」


作者:T.B.

日期:2014年7月31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