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8/14

《外交政策》改变中国大使馆的地址为刘晓波广场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简介:这不过是一场娱乐。除此之外,有更好的方式支持中国的人权事业。


BE RIT ROALD/AFP/Getty Images

我很少与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观点一致,但是国会正在讨论的一项修正案想不到使我成为中国大使馆的外交官的朋友。

众议院议员弗兰克·沃尔夫已经支持了一项将中国大使馆所在的国际大道改为刘晓波广场的修正案。 刘晓波是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他理所当然地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而这一年也是他被判11年的第1年。在西方,他是中国违反人权的符号化象征;在中国,他也许鲜为人知,他是西方干涉中国内政的符号化象征。

7月5日,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支持这项修正案。一位中国大使馆发的发言人称修正案“极为荒谬”——我也同意。

下面说说为什么更改地址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它使得中美关系的范围变的狭隘

“公开对抗糟糕的不公是正确的做法”华盛顿邮报社论评论道,“并且正如历史所呈现的,它将最终产生影响。”很难直接反驳那种乏味的诡辩。是的,公开对抗不公很重要。美国确实,也应该支持刘晓波。但是念念不忘地把中国大使馆与刘晓波联系起来是个错误:中美关系包含的不仅仅是人权。

从7月9日到10日,美国和中国将举行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财政部长贾克·卢及其他的重要官员为首。话题有针对性,并且是中国小心翼翼地忽略的,在对话中呈现了关系中的事实真相:网络安全,中国现状的理解,军备竞赛,还有中日间紧张的关系及其他问题。人权仅仅是会谈桌上的众多话题之一。(并且如果美国不和中国谈论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就没法和中国谈论人权。)

社论把关于刘晓波的修正案与1984年重新命名苏联大使馆外的街道为安德烈·萨哈罗夫(苏联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的决定相比。苏联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帝国且限制与美国的贸易联系,然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其经济与美国息息相关。时代不同,关系不同。

它树立了一个不安的先例

另人不安的专制的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大使馆占据了华盛顿市区很大一块地。美国应当重命名那片区域以表示对马纳尔谢里夫(沙特女权活动家)的敬意吗?民主刚果,白俄罗斯,伊拉克,埃及,和其他人权状况糟糕的国家在华盛顿有大使馆。他们大使馆的地址都应当被重新命名吗?

它不会起作用

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向北京和中国人权活动家发出了强烈的寓意,即国际社会支持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和中国人的权利。然而支持意见动摇,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仍然是一个强有力的符号。重命名大使馆附近的区域,另一方面,并不会激励中国的人权团体,也不会证明美国的支持。

想帮助刘晓波吗?支持他的妻子刘霞吧,她事实上在北京自己的公寓中被监禁。新上任的美国驻华大使麦克斯·鲍克斯,或者一个来访的高层美国官员可以试图拜访她。

想帮助刘晓波的理由?通过一项为持不同政见者在美国或香港学习的修正案教育基金。提供更多的美国提供资金以培养人权律师在中国工作。

在回应中国大使馆对于荒谬命名的指责时,华盛顿邮报社论写道:“荒谬的是现在刘晓波因为在他的祖国倡导更多的自由而已经服刑了11年刑期中的5年,并且他的妻子没有遭到任何指控而被监禁在家。”北京对于刘晓波的行为是荒谬的。但是美国政策从来不是以荒谬应对荒谬。现在,让我们停止吧。 

日期:2014年7月7日

译者: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