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08/30

《中参馆》丝绸之路上的足球之乡 —— “最优美的运动”是如何进入新疆的

简介:随着世界杯的临近,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摄影师张新民沿着新疆的丝绸之路探索足球的照片短文,新疆在维吾尔的教育和文化方面有着独到之处。中国在国际足球竞争方面长久以来令人失望。但是,正如张新民如下阐释,新一代的维吾尔足球运动员追随着祖先们对于体育的激情,他们的祖先在晚上带着手工缝制的羊皮球祷告后会去踢比赛,而在20世纪20年代一场著名的比赛中,他们完胜了来自欧洲的对手。上个月,张新明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的网站腾讯上。以下来内容译自他的介绍摘要。


2014/08/27

《外交政策》独家:黑客潜入中国的电视台

简介:谴责「共匪」的信息遍及温州的中文电视台



报道已被更新

周五(2014年8月1日)晚上,在浙江省东部的温州市,电视观众们在正常收看节目时被反共信息打断。

一条信息醒目地展示在屏幕上,信息:「诅咒中国共产党的喉舌: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前者是一家广播电台,后者是一家报社,两者普遍被认为服从着党的命令,与「中宣部和广电总局」一样,这两个机构贯彻执行政府的审查制度。另一条在左下角的信息则呼吁释放王炳章,他是中国的民运人士,自2003年起就被拘留,该信息还称「共匪才是真正的罪犯。」还有另一条信息,「朋友们,不要和共产恶魔合作。」文章配图上说,「零八宪章刘晓波为什么入狱共匪,你的话就是赤裸裸的放屁,你知道人民知道你句句是屁话。」刘晓波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异议人士;《零八宪章》是一份呼吁宪政化改革的宣言。(温州电视台未立刻给予回应。)

2014/08/25

《环球时报》面纱的背后


简介:在欢歌曼舞渐少、保守服饰强加的局势下,新疆走向塔利班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一个市场中,一位穿着黑色宗教服饰的妇女在打电话。
摄影:崔萌/环球时报
每次出门前,50多岁的维吾尔族妇女茹仙古丽(假名)都要确认自己的手提包里装上了面纱。

但她并非随时都戴着面纱。

5年前,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乌鲁木齐市7月5日那场臭名昭著的骚乱中,很多年轻维吾尔族女孩的胳膊和大腿被砍,因为她们穿着短裙。

身着黑色长袍、面带黑色面纱的妇女称这些女孩儿是「淫妇」,并诅咒她们「被烧死在地狱」。

如果说那些事例还不足以吓到茹仙古丽,一年多后,当她在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附近购物时,一群素不相识的维吾尔族男子围住了她,厉声斥责她的这种放荡——因为她违背了《古兰经》中禁止女性露出容貌的教义。

即使作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茹仙古丽为此震惊并害怕。自那件事之后,她在街道上一旦感觉到歧视的眼光,就会从手提包中拿出面纱。

尽管茹仙古丽的经历并不能代表新疆的每一位维吾尔族妇女,但是在一些受到《环球时报》采访的学者和本地官员的眼中,维吾尔族社会在近几年中日益保守,这种变化看起来与该地区不断增长的恐怖袭击密切相关。

单是2013年,在中国新疆内外就发生了超过300起恐怖袭击。据《法制日报》的报道,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在2013发布了107部恐怖视频——超过了历年的数目。

随着打击恐怖主义已成为新疆政府的首要目标,官方也在采取措施控制原教旨主义——据信是其导致了妇女遮盖肌肤并提供了恐怖主义的理论基础。

当地政府渐渐发觉到这场意识形态战争的一个潜在解决方案即应当复兴维吾尔族文化和传统。

2014/08/22

《经济学人》中国的审查制度:不许百花齐放


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图片:康夏)
对于参差计划来说,这是相当唐突和无礼的行为,该项目是一个众包和志愿者运营的媒体服务网站,当月,当局按计划将其从中国互联网中抹杀。项目网站被封锁,并在国内搜索引擎的结果中被删除。其自建论坛被关闭;创始人和执行编辑的个人社交媒体账户被删除;该项目200多名志愿者的社交媒体的资料简介被重命名并篡改。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搜索该项目网站的名称时会得到提示「依据法律法规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与显示。」

参差计划在2011年由25岁的康夏成立(如图),那时他仍然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学生。「参差」这个词本意是「多样化的」或者「各种各样的」,康夏的意图在于把全世界的新闻源翻译成中文,以提供关于全球和中国事件的多样化观点。换言之,正如项目的曾经的一句口号——「同样的事件,差异的报道」。

2014/08/20

《外交政策》纸老虎

简介:这个在中国曾经望而生畏的安全官——周永康是如何沦为一个可悲的老人




周永康的命运存在于亦真亦假的否认推诿之中有10个月了。慎重的西方媒体们已经报道过71岁的周永康——这名退休的官员,在2007年至2012年作为中国令人害怕的国内安全高官,因为腐败现在正在接受调查,并且被软禁在家。中国官方媒体发表了长篇报道,曝光了其儿子周滨被声称有腐败行为,还有周永康的很多关系网。但是官方从未提及他的名字。

有时候官方间接称他为「老虎」,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经常提及反腐败运动的口号有关:既要打苍蝇(低级官员),又要打老虎(高级官员)。有时候官方称他周元根——这是他的原名,或者叫他周滨的父亲。有时候官方称他「你懂的」,政府发言人用这个短语含糊其辞地解释为何他不能过多谈论周永康。对于中国的媒体来说,他的真名很严肃的,害怕将其刊登出来——而还未得到政界的确认,周永康就落马了。

2014/08/19

《中参馆》我在故我知——与 greatfire.org 的 Martin Johnson 的问答

简介:Martin Johnson(不是他的真实名字),是中国互联网自由倡导团体——GreatFire.org 的联合创始人。他以不能被拍照为条件,在曼哈顿一个户外咖啡厅接受中参馆以下的采访。



Jonathan Landreth (Q): 你曾经在中国某地生活过一段时间。有多久呢?

Martin Johnson (A): 是的,在某地待过几年。时间长得足以让我把那里当作了「家。」我想继续生活在那里做我的工作,我担心如果我的身份遭到泄露,也许我很难获得签证了。也许没这么糟糕。没人知道。不同的人告诉我不同的事情。有些人说我反应过激了,有些人说我应该更多疑。没法确定。我想目前他们做出了很多惩罚。这不是关于严格意义上记者在不在中国,或者严格意义上网站能不能被访问的问题。这仅仅是在释放信号。报告(2014年1月,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发表)出来后,他们封锁了所有其它媒体伙伴的网站,这些网站不是英文的,而是西班牙语和法语这样在中国没人感兴趣的语言。那就是惩罚。当然,如果他们有意愿,会轻而易举地封锁那些单个的页面,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封锁了整个网站。

(Q)那些遭遇使你的工作变得更困难、更耗时抑或仅仅是机械化了吗?

(A)你越是机械化,越多的新事物就要去做。另外,你越机械化,越多的规则就会改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我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因为这使得我们被媒体报道,最近就有很多的报道。我们确实在运营两个项目。不过现在是三个了,工作即解封内容,实现「抵押自由」。该项目本应该有个更好的名字,但是至今没有。另外两个项目是 Great Fire 和 Free Weibo。

Great Fire 项目和防火长城、博客和类似平台有关,那使得我们在国外被报道,因为这正是国外众所周知的。「中国没有 Facebook?什么?」这太简单化了,也不是很重要,相反我们需要注意这些问题,所以这个项目帮助了我们。另一方面,微博的审查更直接地面向中国人,但是我们需要双方的支持,所以这两个项目非常好。

2014/08/17

《纽约时报》中国的审查世界

Eric Hu

二月份时我完成了一本关于中国的书,一家上海的出版社索取书的初版以开始翻译。这本书我关注了自己所知道的人——一些很著名,一些则不是,因为他们试图在一个充满着悸动可能性的国家中改变他们的生活——像龚海燕这样的个体,她是一个农民的女儿,同时又是一个女商人,她想象她自己“在与时间赛跑,在主动权丢失前抓住它。”

阅读了手稿后,上海的一个编辑热情地回应了我,同时也发给我了一份以叙事方式描述政治活动人士的列表,他写道:这些内容“很难”写在中文版里:一位律师(陈光诚),一位艺术家(艾未未),三位作家(刘晓波,慕容雪村,韩寒)和“一些其他人。”他提出建议:“请让我知道可否合作为此书出版一本中国的特别版。”我同意合作。

在我们的时代,中国对于事实的定义是自相矛盾的:世界上最多的宝马,捷豹和路虎汽车的买家被共产党所统治,党则尝试将“奢华”从广告中驱除出去。中国有两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和百度),也是史上最有经验试图审查人类话语的国家。

2014/08/15

《大西洋月刊》中国富人缘何背井离乡

简介:食品安全,污染,基础设施仅仅是部分导致中国富人考虑移居国外的原因


上海浦东金融区雾霾的一天,2013年1月21日。(Aly Song/路透社)

最近一份广为流传的由中国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编写的信息图表显示,在2011年超过15万的中国公民移居海外,人数近宾夕法尼亚州人口的十分之一。首要的移居目的地是新西兰,其吸引了中国移民人数的13%,紧随其后的是加拿大和美国。投资移民,技术移民,留学海外是主要途径,而有些人则另辟蹊径。

据信息图表显示,大部分富人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移民倾向。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大陆的企业家的资产超过1亿元人民币(约合1600万美元),其中27%的人已经移民,而47%的人仍在考虑移民中。”事实上,不仅中国一线城市的富人在考虑移民,诸如大连和重庆这样的二线城市的居民也在考虑此事。

2014/08/14

《外交政策》改变中国大使馆的地址为刘晓波广场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简介:这不过是一场娱乐。除此之外,有更好的方式支持中国的人权事业。


BE RIT ROALD/AFP/Getty Images

我很少与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观点一致,但是国会正在讨论的一项修正案想不到使我成为中国大使馆的外交官的朋友。

众议院议员弗兰克·沃尔夫已经支持了一项将中国大使馆所在的国际大道改为刘晓波广场的修正案。 刘晓波是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他理所当然地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而这一年也是他被判11年的第1年。在西方,他是中国违反人权的符号化象征;在中国,他也许鲜为人知,他是西方干涉中国内政的符号化象征。

7月5日,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支持这项修正案。一位中国大使馆发的发言人称修正案“极为荒谬”——我也同意。

下面说说为什么更改地址是一个愚蠢的主意